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五卷 徘徊梦中的虫蛹
  5. 第四章
  6. 繁体版

第四章
2017-06-24 11:55:13

		

4.00大助Part.6
大助在小学屋顶上伫立着。此时,姐姐千晴在他面前倒下了。
意识模糊中,她想起了来到这里的原因。
大助听从母亲的吩咐,来到学校找晚归的姐姐他发现了姐姐在屋顶正面对着一个陌生女人。
千晴受伤了。
而且那女人的周围有一个只能说成是怪物的物体,他正朝着千晴袭击而来。
大助毫不犹豫地保护了千晴。
他代替千晴受到了攻击。
很厉害的是吧,大助?郭公虫在黎明时鸣叫
那女人眯着虹色的眼睛,嘲笑着。
你是什么时候学会鸣叫的?
大助看了看倒在他脚边的千晴。
千晴负了伤,已经失去了意识。
即使只有模糊的思考力也能马上知道是谁使他唯一的姐姐受伤的。
在头顶上飞旋的郭公虫如爆发般地变形。他伸长触手,便和大助的身体同化了。胳膊和脸颊闪着绿色的光芒逐渐显露出来。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意识到时,他已将女人的头紧紧揪住了,就连周围衍生出来的怪物的攻击也不能制止他。怪物撞坏了围栏,从四楼高的地方掉落地面,遗骸散落一地。
大助猛然将女人摔落地上。地面剧烈地下陷,发出了山崩地裂般的巨响。
不是制造混乱的时候呀太乱来了呀。
虽然头部一半都深埋在地下,女人仍然毫无惧意地嘲笑着。
这个女人不是人类。
大助感觉到本能的恐惧,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
他抓住女人的头和手腕,一闪便蹬到了地面。
他砍倒了树木,像重型战车似的向后山长驱直入。怪物不断地出现,使大助小小的身体上布满了被牙齿和尖爪刻上的伤口。
越过篱笆,大助闯进了一个陈旧的轮胎工厂。在后山已被削平的极其狭窄的建筑用地里,如小山般地堆满了陈旧的轮胎。
大助挥舞着把女人一把投掷到工厂的墙壁上。被非常人的怪力摔出去的女人的身体破坏了混凝土建的墙壁。不能承受如此冲击的建筑物,随着一声轰响倒塌了下来。
大助喘着大气。在他的视线里,闪着紫色光芒的鳞粉如雨般落下。
在空中集结的鳞粉,化成了怪物的形态。它们如弹珠般不断地袭来。
大助奋力甩开怪物,但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不久大助便成为了怪物口器的饵料,他苦叫了一声。
不愧是亚里亚的孩子呢但是,我已经没有了留在这块土地上的理由了。
女人从瓦砾中冒出来。
垂着长发的头部分离开了,刚才被大助抓住的手腕也从肘部处切断,胸部削开了,露出一根根清晰的骨头。
然而,鳞粉一包围着女人,无数的小虫变开始变形,补上了残损的部分。
没过几秒,女人本来的美丽的躯体又重新凑起来了。
大助被怪物从口器中吐出,猛地撞到地上。
唔
受了伤的大助身体已经动弹不了了。由于过度疼痛,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
女人扬起大衣,转身向大助走去。
对了
脚步正要高声离去时,女人停了下来。
刚刚你的姐姐在那么一瞬间所想起的梦想似乎非常美味呢。
在远离的意识中。
女人愉悦的自言自语,烙在了大助的鼓膜上。
如果你的姐姐有一天想起了今天的一切一定会献给我这么美昧的梦想吧。
含笑的女人的声音,一直留在幼小的大助的记忆里。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
那一天是大助成为附虫者后第一次败给了。
如果你的姐姐有一天想起了今天的一切一定会献给我这么美味的梦想吧……
这句话铭刻在大助的记忆中,但直到最近,大助还是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
但是前些天,从西远市的URBAN获悉千晴失踪的消息。
姐姐应该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过着幸福快乐日子的。
大助知道了她失踪前留在家中的一封信的内容。
我想起来了。
那时候,大助的心中才能把曾经所说的话和姐姐联系起来。
但是大助坚信着。
千晴完全想起的五年前的事,就是那天他去的地方发生的事。总之现在千晴一定是要回到紫央市的这个地方。
等待着她的是。准备吞噬姐姐梦想的。
因此,大助一心一意、风尘仆仆地赶往这里。
为了保护千晴。
为了在千晴重回这里之前打倒。
即使知道以今天的大助不可能打赢。
虽然被阵风吹着,但红色的眼睛还是死死盯在满身伤痕的大助身上。
被现身的附虫者包围着,笑容依旧。
不对
大助向上看了看围在四周的,脸稍稍扭曲了。
他们是受引诱而出现的。
这么一来就不知道出现的地方了。即使希望打倒它,也不知道它寄居的地方而毫无办法。
但是,这次不同。
大助知道出现的地方。
从五年前就知道了。
因此,他可以叫醒他们了。
但是大助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呢。
停止吧
他一边吐着血,一边向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局员们叫道。
以现在的特环还不行!无论有多少人
他知道集结起来的局员看到都开始动摇了。
他们是为了逮捕叛离了特环的大助而来的吧。
他们应该是发现了覆盖夜空的凤蝶而赶来,这固然是对的他们应该没想到会在吧。许多人都没有接近过有着临战态势的,他们身上弥漫着恐惧感。
在因惊愕与战栗而全身僵硬的局员中,突然听到一把大气凛然的声音。
东中央支部!确认踪影的时候,五郎丸支部长代理下了命令变更的指示!逮捕火种一号局员的任务暂时停止
下达命令的正是乘着巨大角兜虫的绪方有夏月。担任东中央支部指挥的他的声音,丝毫没有迟疑。
被有夏月的声音解开了恐惧的束缚的人们同时行动起来。乘着拥有飞行能力的的局员们,把团团围住。
喂喂,本来我们是听说了背叛组织,所以才追过来的,想不到却竟然发现了一个更厉害的人物呢!如果是本大爷我的话,无论是哪一边都会享受着去应战的啦!我们应该怎样做呀,!
乘着别的的人再一次高声叫喊起来。
是一个穿着白色大意的少女。她把手放在覆盖脸部的防风眼镜上,好像非常愉快地大笑着。
哈,那家伙不是和中央本部的宗旨相违背吗?如果是你们这些家伙的话应该会这样说吧!喂,你们这些家伙,我是来传达指挥官的作战变更指令的!
这位名为的少女曾经是属东中央支部的局员,向着在天空飞行的们大声宣告着。
先别管了!我们来歼灭!
中央本部和东中央支部的局员们便包围着。
呼呼
紫色的鳞粉倾盆而下。脸带微笑地迎击纷纷袭来的附虫者。空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庞大数量的。
里最先跳下来的是。他在空中向着纵身投来自行装备的白色防风眼镜。
看着吧!首先是我们指挥宫的见面礼!
随着一声大叫,投掷出去的防风眼镜在一瞬间散落了火花。青白色的火花在一瞬间变成了翅膀,进而变换成如的模样的蝴蝶们的形态。
属中央本部的秘种二号局员持有以电力为媒介操纵物体的能力。是这位在山中与大助关系破裂的女孩把他们召集到紫央市里来的吧。
从防风眼镜中跳出来的白凤蝶,跨过风雨向天空飞翔而去。
呲!
纯白色的闪光完全淹没了大助的视线。空气在颤动,震响心灵的巨大声响包裹着整所学校。冲击波把四面的围墙都刮跑了。
雷击穿过了。从空中衍生出来的有一半都瞬间蒸发了。身体烧焦得干巴巴的,周围的空气都充满了肉体烧焦的臭味。
要我筋疲力尽还早着呢,!
伴着满怀兴奋的吼叫,猛然突进。一阵黑雾包裹着少女,她的一部分凝结了,化成了尖锐的爪子。虽然以衍生出来的当盾牌,却还是不得不被迫后退。
你似乎还是耶么有精神呢,?
皮肤被烤焦的脸上仍然是挂着如酩酊大醉般的微笑。一只紧紧粘在的身体上,用脚尖上灯油的光照亮那女人。也许持有治愈能力吧,一接触光线身体便得以修复了。
不要动
和一样穿白色大衣的长发女人降落在大助的身旁,她将滚落地面的自动式手枪和从大衣中取出来的弹匣交到大助手上。
那是属中央本部的异种三号局员。绮丽的歌声从她口中如纺纱般吐出,透明的蝈蝈包围着大助,出现在人们面前。
虽然能够治好伤但来这里之前所失去的血和体力是无法取回了
由于的能力,刻满大助身体的伤都痊愈了。刚才如果再过几分钟伤势仍没能得到控制的话就很危险了。大助的生命总算可以勉强维持下来了。
大助立即单膝着地,换了子弹。
呃为什么,把这?
五郎丸支部长代理说可能有用得着的时候她现在协助着这里的特环支部为了不让附近的居民跑出来
在上空飞舞的巨大的角兜虫东中央支部的火种六号局员的向发射激光雨。
那是有夏月。在他脚边的蜉蝣发射的热线,射穿了周围跟踪挑起接近战的的。
虽然说不希望帮忙但对手是的话,就不同说法了!
收拾好群集的,有夏月释放的激光与剌出的爪,立即向逼近。
其他局员也陆陆续续地加入了打头阵的有夏月和称为的两位高职局员的战斗中。
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与由毫不间断的鳞粉产生的的战斗开始了。
大助忍着伤口剧烈的疼痛,叫道:
不行的快逃!
但也许是肺部受了伤吧,怎么样也不能如愿发出喊声。
?治愈了伤势的讶异地抬起头。
呼呼
摇摇晃晃移动着躲避攻击的被紫色的鳞粉包围着。
像在空间里融化了似的,的身影忽然间消失了。
激光和烟雾形成的爪子,砸碎了无人的地面。
可恶!
在两人咋舌的声响中,在角兜虫上扬起冷静的少女的声音。
正在搜索炎的坐标位置。捕捉到了。坐标16、8、一2,直线距离18。
与有夏月联手起来的少女是土师千莉。多面手的她现在还没有号指定,如今暂定异种三号。
千莉竖起食指和拇指,指向天空。
炎的外层烧去。发射!
在屋顶的角落里上升起鲜红的火柱。
化成炭的鳞粉开始剥落,露出了的原形来。
迪欧雷斯托衣的孩子还真不错嘛
和有夏月的激光马上向袭来。
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受死吧!
和附虫者们的总体战再度一触即发。
如同亡灵般拥有模糊的轮廓的,撕咬着战斗员的。
另一方面,乘着飞行型的的附虫者们,以他们的特殊能力应对着。
雨倾盆而下的夜空被的断末魔与不断的还击填满了。空中飞舞的巨大的凤蝶的眼睛正俯视着拼尽全力战斗的附虫者。
反抗着的局员士气高涨起来。以有夏月和这两位高级局员领头,大家奋不顾身地展开攻势。
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一只接着一只地被击落在地。
但是,保护的的防护壁也一步一步地被逼至绝境。
或许可以歼灭
附虫者的那种决心,越发加速了攻击的势头。衍生出来的的致命伤逐渐增多了,而局员们的呐喊却逐渐增强了。
但是
虹色的眼睛,并不是看着眼前的战斗员,而是盯着大助。
不可能打赢我知道这件事的看来只有你了。
女人的脚边衍生出紫色的姬蜉蝣。
大助瞪大了眼睛。他顾不上伤势还没痊愈的身体,一边吐着血一边大声呐喊。
快离开,!
话音未落,如反弹般发射出激光的光束。
光的轨迹,朝着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战斗员倾泻而来。
哪这是,我的
有夏月的声音淹没在角兜虫的哀鸣中。
有压倒性数量优势的热光线,穿过了有夏月、千莉还有乘着的角兜虫。
由于失去平衡,随着一声轰鸣,角兜虫落下了屋顶。有夏月立刻将千莉抱起来,落到地面上。
激光的光线也向着大助他们的周围灌注而下。大助为了扑救千晴和,脸颊被热光线擦拭而过,皮肤被烧焦了。
其他的飞行型的也一样。
光线还在夜空中奔走时,附虫者又被新一轮的光线攻击着。
当仅有一步之谣时,蜂拥而上的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局员们在短短一瞬间,一人不剩地从的周围弹飞了出来。
伤势最重的是挑起接近战的。热线射穿守护着她的烟雾,贯穿了少女的身体。
啊!
霞王一下子跪倒在地。一咳嗽口中便溢出鲜红的血块。
悠然地俯视着吐血的少女。
可能要说再见了,?
他放出一轮激光齐声扫射。
受了致命伤的像鬼般的样子怒视着。
你这畜生格杀勿论
!
大助回过头,在他视线中,有一个黑影飞翔在激光光线的缝隙中。
是白樫初季。他是脱离了中央本部的无指定局员,和大助一样是同化型的附虫者。他用与斗篷同化的四只黑色的翅膀,一个急回旋向迫近。
眼看激光就要穿向了,初季一手拾起她。千钧一发之际得以幸免于难。初季把运到大助的身边落下。立即开始帮她治愈伤口。
被你这家伙救了倒不如死了更好乌鸦!
哇,快要死了还是那么不可爱呢,。
有夏月、千莉、、初季、、还有茫然不知所措的千晴。
大助的周围集结着等级很高的局员。
而其他的附虫者,几乎都已被击倒在地。有的被弹飞到屋顶上,甚至弹飞到学校外面。
然后。
向着天空发射的激光停止了。
你明明知道我的能力的。大助?
产生出来的消失在天空中。
战斗的声音消失了,寂静笼罩着整所学校。
附虫者们都受了伤,只能在地上匍匐而行。
只有双脚着地,立在那儿。
虽然利莱已经不在了但还有一个人应该在吧?我可爱的孩子
没有轮廓的消失了,激光的湍流也消失了。
不知何时,雨停了。
被寂静支配了的空中开始降落小小的紫色的碎片。
大助清楚地知道。
要打倒所要跨越的最大的障碍。
那就是曾经好几次阻挡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最强的附虫者的力量。
要和我了结这件事的话,你还必须和一个孩子道别呢?
天空飘落了雪的碎片。
凤蝶的鳞粉集中起来,产生了假雪。
你重要的人现在正用她的力量保护着我呀。
像歌咏般的的声音,是开始崩溃的信号。
4.01大助Thelast
小学的校舍伴着轰鸣倒塌了。
一接触到空中飘落的雪,混凝土的地面就像纸做的工艺品歪倒了,割裂了,一个劲地崩溃了。
可恶!
大助赶紧抱起千晴,在瓦砾上来回眺动着。他用因与郭公虫同化而得以强化的脚力躲避着蜂拥而至的岩块和雪的碎片。
有夏月也展开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千莉。虽然在猛然裂成两片的地面上,他也紧紧地抱着千莉,用激光射穿迎面而来的混凝土块和雪。
受了重伤的和治愈她的守护着。她们以巨大的角兜虫为盾牌,在瓦砾中守护着,使角兜虫张开翅膀回击着降落的雪花。
初季在雪间飞翔着,用两只触手跟着其他人。没有对抗手段的的断末魔在崩塌的学校上空交错乱飞。
躲避着会使它们崩溃的雪到处逃串,但还是被触碰到了,身体碰地一声破裂了。还有其它的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操纵着,一只又一只地被压扁了,体液撒向四周。
每次的数量一减少,就有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局员在地面躺下了。
难道,能使用分离型的附虫者的所有能力吗?
有夏月一边保护自己,一边大声喊道。
大助狠狠地咬着牙。
能够操纵着自己衍生出来的附虫者的能力。
曾经和交战的大助深深明白这一点。而确信这一点是数年前和一位使用矛的少女战斗的时候。那位少女现在已经不在大助身边了。
现在已经不能告诉别人了呢,大助。即使知道我的能力,也说不出来
使用立在肩膀上的的翅膀,飘向空中。
大助环抱着千晴,用手枪对准了。从枪口吐出来的子弹生着火焰向空中的逼近。
但是在打中她前,子弹碰触到紫色的雪,如爆发般地烟硝雾散了。只有一阵微弱的风吹起了深红色的长大衣。
他知道如果像东中央支部那样急于打倒我的组织知道这一点的话,对分离型的附虫者的狩猎可能就开始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用惊愕的眼神看着大助。
大助?
千晴也从大助的臂弯上仰视着他。
这之前几次看见我都没能出手,是这个原因吧?没有跟任何人提过我的力量,也是这个原因吧?如果知道我产生了分离型的附虫者,分离型的附虫者也帮助我活下去的话,就会加剧附虫者之间的斗争吧
飘落的雪花似乎有增强之势。校舍的痕迹已经消失怠尽,化成了山丘上的废墟。有夏月拼命地发射激光,把同伴头上倾注下来的雪蒸发掉。
但还是不能全部击落,局员们的被雪花触碰到,都被破坏了。
一直保持攻势的战局一瞬间来了个大逆转。
仅凭秘种一号的附虫者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把学校变成地狱。
你一定很苦恼吧。一直一个人背负着,一直一个人迷茫着但是你又知道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把我消灭的
大助在向紧握的手中注入力量。
的一字一句都深深刺透大助的心。
不对,你应该知道将我消灭的唯一的方法吧?
一边降下破坏之雪,一边发出残酷地笑。
只要把最重要的诗歌变成缺陷者或者杀掉她,或许大助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以把我歼灭。
这些话如同一把冻僵的大铁锤,把大助的心脏压扁了。
至今为止使多少人变成了缺陷者,即使是利菜也见死不救,但对诗歌却是特别的吧?
雪不停地下。
同伴的附虫者们,倾尽全力抵抗着崩溃的旋涡。
但是,无法弥补的破坏力的差别,使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附虫者们失去了虫,成为了缺陷者。
诗歌。
紧咬双唇的大助脑海里浮现诗歌个矜持的笑脸。
应该消灭,结束这无止境地衍生出附虫者的现状吗?
还是应该怀着不想失去诗歌的心情,挑起一场场明知道不可战胜的战斗呢?
大助还没能够作出选择。
你在打倒迪欧雷斯托衣时说过那种东西,只不过是一块碎片而已。只要找到媒介,多少个身体他都能制造出来
面对这意想不到的情况,大助愕然了。
但是却有了一抹犹如缠绕于心的不安被确定了一般的认可感。
迪欧雷斯托伊的碎片。
自从听过海老名夕所给唱片中的那些话后,他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
大助隐约觉得这只已倒下的太过于容易被消灭了。
不太够吧,大助?我们为打倒所需要的你的力量还有,你的觉悟
雪倾盆而至。转眼便成了暴风雪。
具有强大破坏力的旋涡,向大助他们席卷而来。
有夏月怒吼起来。倾尽全力放射激光的暴风雨,使雪花一颗一颗地消灭殆尽。
但是雪的势头越发强劲。
穿过湍流的激光的雪,不断改变着周围的地貌。
炎之能力烧去发射!
千莉指着前方,提高了声调。飘落的雪花,在空中蒸发了。
发射!发射!
两发,三发下达的指示不断增加,千莉用张开的手掌迎击了风雪。
鲜红的火焰接连不断地增多,不断吞噬着雪的碎片。
虽然获得二人之力,但还不能应付隐藏有压倒性破坏力的雪的威力。
从背后气势十足地投来混凝土块,击落了穿过攻击的间隙迎面飞来的雪。
啊
一边吐血,一边用雾水凝固着瓦砾,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瞄准投掷过去。
!伤势明明还没完全好虽然说着,但却好像无意阻止他似的。
可恶
也用负伤的角兜虫的翅膀拼命地把雪顶回去。被激光射穿的的身体里溢出大量体液。
中央本部与东中央支部的加入这次战斗的战斗员,也为了保全自己而死战。受伤了,又前仆后继,毫不放弃地抵抗着雪的破坏。
呵呵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虹色的瞳孔,通过圆圆的墨镜直视着一位少女。
穿过倾力抵抗的有夏月他们。
又穿过始终愕然站立着的大助。
虹色的瞳孔,定格在了鲇川千晴身上。
!
在大助的胳膊里,姐姐千晴由于过度惊吓,肩膀微微颤抖着。
而后如被虹色的瞳孔迷住似的,缓慢地抬起头来。
千晴!
千晴连大助的喊声也听不见。接着两手推了一把,离开了大助身边。
你还记得五年前怀抱的梦想吗?为了它,你再次回到这里,是吧,千晴?
覆盖整个夜空的巨大的凤蝶张开了翅膀。暴风雪越发强劲。
千晴湿润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大助。
大助
在姐姐的背对面,紫色的暴风雪深处,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
那么,千晴,能让我听听你的梦想吗?
不要啊,千晴
想起五年前无法守护大助,如今还要让他受这样的苦,那种后悔和罪恶感使千晴的泪水一颗一颗如珍珠般地涌出。
我没能守护你那样努力了,还是没能守护你让你成了附虫者
千晴歪着像要恸哭的脸,艰难地发出嘶哑的声音。
我虽然是你的姐姐明明知道让你成了附虫者,一定受了不少苦对不起,大助
千晴的每字每句,都深深地刺痛了大助的心。五年前的千晴是怀着何等希望守护大助的心情然后是何等后悔没能守护住他呀。
艰难吐出的一言一语都验证了她这此刻的心情。
如今你身心的创伤痛苦的感受。全都是我的错
千晴激动地说。
至今所感受到的苦痛,全都
她是大助背负附虫者这一罪名,承受残酷的命运的根源。
紧握着手枪的大助的手臂,慢慢地向上抬起。
枪口对准了千晴,他唯一的姐姐。
与郭公虫的颚部同化的枪口的深处,子弹正急速回转着。由于摩擦的热量产生的火焰,使周遭的雪都熊熊燃烧起来。
被手枪对准的千晴。脸上却带着安心的笑。
因此,在你成为附虫者时我曾想过
已和大助身体同化了的郭公虫喧闹着。
啃食了所有的梦想,把其变为自己的力量的的能量都集中在枪口上。
为什么自己是附虫者呢?
有这样的想法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在自己还弄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成为了附虫者,又由于这样被卷入了并不想展开的战斗中。
为什么只有自己要受这些伤害呢?一定要这么战斗下去吗?一定要这么一直失去身边的东西吗?
曾经无数由于自己难以说清的憎恶而无法入眠的夜晚。
有过杀掉对于使自己成为附虫者的人的念头,也有过想破坏世间一切的冲动。
然而今天,在使他成为附虫者的人面前
千晴对着大助恳求道:
某天能再和成为附虫者的你相遇时用你的双手将我杀
我曾想过也许死了更好
每次从大助的身体里漂浮起来的虫所发出的光芒越发耀眼时,大助的心就会感觉有某些重要的东西被剥夺了。
我曾想过战斗是那么艰辛,受伤的身体是那么的疼痛,失去的东西是那么多我为什么要拼命活下去呢?
直到现在与之战斗过的对手,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有一天突然成为了陌生的附虫者,有一天忽然成为,有一天忽然成为了应是同伴的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一员。
从受伤的手腕中,遗失的记忆苏醒了。
曾经用这只手把拥有同样梦想的附虫者杏本诗歌变成了缺陷者。
曾经使把他当成朋友的人们分离,使他们无法挽救地失去性命。
一直看着叫立花利菜的少女在他面前输给了,一命呜呼。
曾想过这全都是因为自己是附虫者而想放弃呢。曾经想把所有事情推到附虫者身上,想从此停下脚步。
与大助手持的抢一体化的虫的眼睛逐渐染成了鲜红。它啃食着大助的梦想,把自己的力量注入高速回转的子弹。
但不是的
大助将视线落在略显惊谔的千晴的脸上。
大助微笑着。
我找到了重要的人呢,千晴。
的确正如所说的。
那就是曾经在大助受伤成为缺陷者,又再次复苏的少女,杏本诗歌。
两人不是作为附虫者,而是仅仅作为药屋大助和杏本诗歌再会了。普通的相遇,互相倾诉着梦想。相握的手的温度,至今仍难以忘怀。
我还想再见诗歌。
希望有那么一天,不是以与的身份,而是以非常普通的少年少女的身份再会。
对于大助来说,诗歌是个特别的对手。
然而,不仅是诗歌
不仅仅只有战斗,只有受伤,只有失去。我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去战斗的。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大助面前离去的人们,不可能从回忆里消去。
每一个人在大助心中都有一份重要的存在。
如果五年前,被千晴好好守护着的话就没有受伤、战斗、失去。然后我的梦想就结束了。
把成为附虫者得到的一切感受都凝聚在举起的枪中。
瞄准千晴身上的姐姐背的嗤笑着的。
这不是千晴的错。正因为有你,我才能看到自己梦想的延续。
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谢谢你,千晴。一直保护着我
疯狂刮起的暴风,似乎有所减缓。
大助的视线在千晴和的形成鲜明对比的表情上转换着。
愉悦的笑脸消失了
千晴呢
嗯
她流着泪,却又满脸笑容。
我是姐姐,理所当然的嘛。
千晴回过头来,向着洋洋得意地说道:
看到了吧?我的弟弟呀,是个比谁都温柔又坚强的好孩子呢。
稍微歪了歪头。
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大助原谅我了
覆盖夜空的凤蝶歪着头嘶叫着。翅膀上巨大的眼睛突然开始破裂。
翅瓣的暴风雪逐渐失去了力量。
被持有梦想的宿主拒绝。
这就是的最大弱点。
空气晃动着。
灌注了大助全身力气和所有梦想的子弹,从郭公虫的下颚喷射而出。
大地崩裂了,打破了倾盆的大雪的屏障,环绕着火焰的子弹,一发命中了。!
横飞的血液充斥了身体周围。子弹把它右臂炸得粉碎,肩膀到胸口一片片碎裂。虹色的瞳孔睁得无比的大。
暴风雪停了。
浮在空中巨大的凤蝶,被黑云卷着逐渐消失了。
期待着拾起头的附虫者中,只有大助歪着头。
还不够吗!
大助再射一发子弹。
本来积存有只足够消灭的力量,却不足以击退的雪。在刚刚攻击前用了过多的力量,现在他的威力已大为削弱。
虹色的眼睛愤怒地注视着咬牙切齿的大助。
这是你第几次防碍我寻找食物了,大助?,
一边从口边垂下血丝,一边歪着头堆着笑脸。
果真有点碍眼呢。
咚地一声,大助两膝着地了。
大助!
千晴慌张地跑向大助。枪从已无力紧握的大助手中滑落。
下次再来阻碍我的好事的话那时,我可不饶你的哟?
它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星空中。
有夏月和并没有逃跑,他们已摆好架势了。
可是。
炎的外层烧去
千莉!
正想指向的手臂力气顿失,垂了下来。
过度使用还不习惯的力量了吧。有夏月撑起过度消耗,脸上垂着大滴大滴汗水的千莉。
就在完全消失前,虹色的眼睛仍紧紧地盯着大助。
身影消失那一刻,大助便垂下了头。
大助!大助!
千晴托着脸稍微上仰的大助的肩膀。
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凝视着有五年没见的姐姐。
他想,如今的姐姐已经和小学生时代不同,不但长高了,而且相貌还颇有大人的样子了。
但是由于担心大助而慌里慌张,大声嚷嚷的样子,却一点都没变。
都说没关系了你那担忧的样子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哪
面对逞强的大助,千晴又哭又笑的。
再次睁开眼时,又是一场新的战争的开始。
凭着自己的意志继续战斗。
从今以后还要埋头于负伤战斗的日子。
所以,现在
并不是很担心呀。一般般而已啦。
千晴还是和五年前一样,用轻松地口吻说道。
只有现在
大助被怀念的温存包围着,安心而舒适地任凭睡魔催眠身心。
4.02千晴Thelast
树微微地摇动着。
空气轻盈地漂浮着。
千晴仍是过着平稳而幸福的日子。
带着舒适而平静的千晴到如此暖活的世界中的是
唔
药屋千晴呻吟着起了床。
在荒凉夜间的屋顶上失去知觉的千晴,满身伤痕。加上雨和血使得全身湿透了。比起衣服沾上的血,自己身上的伤还算轻了。
千晴站起来,模模糊糊地环视四周。
在这样被黑暗包围的空间,除千晴之外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脑袋还是稀里糊涂的。
她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在这里,为什么学校会那么破旧。
必须回家了
她碎碎念着,摇摇晃晃地迈出步子。
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母亲很担心了吧。这时的千晴,只能想到这些。
将要离开屋顶的千晴肩膀上,不知道给什么东西拉着。
那或许是自己心中存在着的另一个自己。
自己仅仅一瞬间怀抱着的,哀伤的梦想。
然后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唯一的一个人?
但是回过头来的千晴的视线中,空无一人。
千晴想可能是幻觉吧,便再次迈开步子。
这么一来。
各种感受,都被留在这里
药屋千晴离开了紫央小学。
※※※※※
不能离开了。
艾尔比奥蕾离去后,鲇川千晴再也离不开紧抱在怀里的弟弟了。
和五年前独自一人离开这里的情形不同了。
千晴再一次回到这里把那时候留下的东西取回来了。
大助
她用充盈泪水的眼睛,确认着臂弯中合上双眼的弟弟的存在。
在全身是伤的大助那,她感觉到了强而有力的鼓舞。
抬起头,她发现满身创伤的附虫者们正看着她和大助。穿着黑白相间的大衣的人们,正静静地守护着他们姐弟的再会。
他们附虫者到如今经过了无数残酷的战斗,从今以后也会坚持战斗下去吧。
就像弟弟大助一样。
回忆起一切的千晴,不可能对他们的奋战视而不见。
找到重要的人了呢,千晴。
弟弟说过。
那是谁呢?艾尔比奥蕾揭开了谜底。
杏本诗歌。
被称为,在附虫者之战中站在最中心的少女。
诗歌现在也在同一片天空下战斗着吗?她开始了一直不愿意参与的战斗的同时,也因为渴望着和大助重逢而努力活下去吗?
如果两人的相遇,互相作为必要的存在的话
为了挽救弟弟的生命而成为附虫者,千晴一点也不后悔。
她抱着大助的头,闭上了双眼。
臂弯中,她清晰地感受到邂逅的弟弟的体温。
亚里亚
千晴两眼紧闭,说着梦话。
如今已经和弟弟重聚了,还有一个人,必须找出来才行。
她祈祷着大助能和诗歌见面。
千晴还有一个交换约定的人。
我感觉到你的气味了哦你现在还在某处彷徨着呢。
亚里亚瓦利。
完全取回记忆的千晴,也想起了亚里亚瓦利的气味。她感到那气味像是从遥远的地的边缘传来的。
菰之村茶深曾经说过。
只要解开之谜,附虫者的战斗就可以结束了。
亚里亚瓦利一定知道这个谜底。
我来接你回去了。
嗯,是呀。你可以一直在我里面哟。
为了实现曾经的约定。
为了能看到附虫者的战斗的结束。
千晴找出了亚里亚瓦利。
有一天,一定
树微微地摇动着。
空气轻盈地漂浮着。
让这平稳幸福的日子。
千晴确实地感觉到了未来。
4.03Theothers
赤木市的地下。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中央本部基地:
从地上往下几十米,相当于第九层深度的设施的最里面。
一间设有监视器及自动控制装置的房间里,充斥着尖叫声。
有一个物体把机器破坏了,又把穿着白衣服、东逃西窜的人劈成两半,连久内制止的战斗员都都被打倒了。
以光亮闪烁的样子漂浮着,在宇宙飞行的圆盘家伙。
操纵这圆盘的,是两只眼睛下涂着黑色眼线的少年。
鳞处在混乱状态!鳞处在混乱状态!
每次少年脸色铁青、精神失常地叫喊时,圆盘就会在室内到处乱窜。
由于圆盘劈开了天花板,室内的照明设施被破坏了,室内被一片黑暗包围着。尖锐吵闹的警报响起了。
室内立即开启了应急灯,清白色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当再一次看到光明时,黑色眼线的少年面前站立着一为女性。
穿着衬衫站立的姿势,在少年异常的破坏行为面前纹丝不动。
她用细小的眼睛静静地盯着少年,嘴角隐约浮起一丝微笑。
看着应急灯下微笑着的女人,黑色眼线的少年吃惊得肩膀颤抖起来。他像是没看到那女人的笑容似的,脸上出现了恐怖的表情,身子都僵硬了。
你好像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呢,鳞。你要判断是否遭到敌人的攻击嘛。
锁之笑容的女人魅车八重子以和善的口气说道。
八重子周围集结了一班戴黑色面罩的人。
少年口中发出小声的尖叫,反射性地操纵着圆盘,准备向八重子攻击。
鳞鳞处在混乱状态!鳞处在混乱状态!
黑面罩的人们,刷地一声便进入了房间保护着八重子。
然而黑色眼线少年的攻击比谁都要快。圆盘穿过出现的的间隙,迅速逼近八重子。眼看圆盘尖锐的刀刃快要把八重子撕裂了。
八重子的视线里填满了鲜红的火焰。
咆哮着发出火焰的大埃玛斑蝥使圆盘都蒸发掉似乎还不够,接二连三地把守护八重子的们吞噬了。
大埃玛斑蝥把圆盘烧尽,消灭了后,便迸裂般地消逝了。
纹丝不动的八重子眼前,黑眼线少年倒仰着身子。
光亮正急速消失的少年的眼睛凝视着八重子。然后少年似胡言乱语地嘟哝着。
你你给我记住
话音刚落,少年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八重子周围聚集的黑面罩的人们正想对付少年,却也无力倒地了。
请你也稍微学学该怎样抑制你的力量吧。HARUKIYO。
八重子的微笑丝毫没有动摇。虽然仅仅0.1秒之差让她捡回条命,但她却仍站在刚才的位置,一毫米也没有移动。
她视线的焦点,聚在了一个奇怪打扮的少年身上。
是一个整个脸都被带子遮住的少年。他坐在凳子上托着腮,脸上堆满了笑。一种不同于八重子,背部如结冰似的壮烈之极的笑。
异种一号指定,HARUKIYO。
和并称拥有最强战斗力的附虫者。
他说你给我记住呢还真是有够老土的台词。
是某人的宣战通告吧。似乎总是执行任务失败,被人当成某个地方的小人物,所以回来呢。但是
八重子脸上带着锁之笑容,俯视着倒下的少年。
我对这种能力很有兴趣呢。反正会过面了,就让我来利用你吧。
迟来的黑面罩的人们,看见八重子和HARUKIYO便停下了脚步,怀抱着对他们两人相视而笑的恐惧伫立着。
八重子环视了一下被破坏的房间。
赶紧把最下层的警备检查一下。再把警戒水平提升到最大限度。
黑面罩的人们服从指令,一起行动起来。
采取单独行动的时机未免太过于巧合,有人告诉他行动的时机呢。到底是谁呢?
八重子向HARUKIYO报以一笑。
哧哧,脸上缠着带子的少年发出笑声。
将你放在我身边,似乎是正确的呢。如今你的伙伴正向着最底层走去吗?还是你自己也碰巧和连手,想把打倒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HARUKIYO还是托着腮,嘴角徽微上扬。
八量字和HARUKIYO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遗憾得很,你现在还不清楚那东西的真正的下落,仅凭着一人的力量也不能打倒吧。
HARUKIYO的笑容消失了。他用火红燃烧的眼睛穿透八重子。而八重子则用锁之笑容正面地挡住了HARUKIYO那仅看着便能灼伤对方的视线。
好吧。我正想继续互相欺骗下去呢,HARUKIYO。
八重子迈步走出被应急灯照亮的房间。
警报一直响着,八重子从HARUKIYO面前悠然走过。
不管怎么样,对于不太听从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你们所有人我也会爱着你们的。
被应急灯照亮的空间里,荡漾着八重子的锁之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