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四卷 燃梦的乐园
  5. 序曲
  6. 繁体版

序曲
2017-06-24 11:55:13

		

0.00〈owl〉Thelast
已经烦透了。
一直蜷缩着身子睡在床上的〈owl〉醒了过来。(注:owl,意为猫头鹰。)
噗噜噜地抖动了一下身子。
虽说天气已经日渐转暖,但清晨还是感觉到有点冷。
......
从床上下来之后,〈owl〉径直移动到了窗边的椅子上。那是一张用歪歪扭扭的木材做成的古典风格的椅子。
陈旧寒酸的床铺。
窗边的椅子。
古老的14寸电视机。
那已经是分配给〈owl〉的起居室中的所有家具了。〈owl〉从来没有要求过其他的东西,也不觉得有那个必要。
今天也还是一点没变啊
〈owl〉茫然地眺望了一下窗外,确认了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这是五年来一次都没漏过的确认事项。
在窗户外面,是几年来完全没有变化过的景色。
整齐排列的住宅,狭窄的巷子,穿梭的人流。唯一可以说得上有所变化的。就只有路旁的树木颜色了。现在树上都长满了新叶,一片郁郁苍苍的景象。
〈owl〉微微张开的眼眸,正注视着正面的一座住宅。
那就是她被赋予的使命监视任务的执行对象、鲇川千晴的家。
......
在椅子上弓着脊背,默默地注视着鲇川千晴所居住的家。
〈owl〉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使命有过任何怀疑。
连名字也没有、在肮脏的巷子里勉强过活的她。正是因为现在这个使命而被那位少女授予了名字。跟那位少女〈OWL〉一样的名字:〈owl〉。那就是对她来说独一无二的、闪闪发光的宝物了。除此之外,她简直就一无所有。
〈OWL〉大人,今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
她默默地在心中向好久没见过面的主人报告道。当然,不可能会有任何回答。
要是〈owl〉不履行被赋予的使命的话,她就会被〈OWL〉扔掉。而身为主人的〈OWL〉也会被组织所抹杀。〈OWL〉说过那个组织名字叫做特別环境保全事务局。虽然不怎么明白,但反正应该就是一个有着强大力量的集团吧。
听说,那个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是专门为了捕捉、拘禁附虫者被并不对外公开承认其存在的异型生物〈虫〉所附身的人们而组成的政府机关。
〈虫〉依附在少年少女的身上,不断啃食宿主的梦想和希望。作为代价,它们会允许宿主随心所欲地使用它们的力量,但是当梦想被啃食殆尽的时候,宿主就会面临死亡。另外,被杀死了〈虫〉的附虫者。同时会变成失去一切感情的行尸走肉〈owl〉虽然没有深入考虑过这些事实,但听说就是这么回事。她的主人〈OWL〉也同样是一个附虫者。
虽然主人〈OWL〉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但是却不怎么明白当中的意思。她越想就越觉得自己脑子驽钝,比主人差太远了。虽然这已经比连思考都做不到的五年前好多了。
把视线从窗户上挪开,她用脚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噗嗡的一声,荧幕上出现了早晨新闻的画面。新闻报道员以有朝气的声音在说着些什么。〈owl〉又一次把视线转向窗外。......在椅子上弓着脊背,默默地注视着站川千晴所居住的家,在一动也不动〈owl〉的房间里,只响起了新闻报道员的声音。五年来
〈owl〉一直重复着完全相同的行动。
她并没有被告知监视鲇川千晴的理由。
过了一会儿,〈owl〉终于离开了椅子。
她向厨房走去,站在冰箱的前面。
打开冰箱,只见冰箱门的内侧插着一盒牛奶。她倾斜着牛奶盒,喝了几口牛奶那就是她的早餐了。
关好冰箱,舒了一口气后,〈owl〉就从走出了房门。分配给她的住所,是一座古旧的两层建筑的公寓。旁边的房间并没有住人由于完全感觉不到人的气息,这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里自然不会有什么电梯,〈owl〉踩着有节奏的步伐从二楼走了下来,可是却完全听不到脚步声。跟在小巷里过活的时候相比,她已经变得非常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息了。
在走出大路之前,她先躲在围墙的阴影处。观察了一下鲇川家。
真慢啊。
正当〈owl〉眯起眼睛的瞬间,大门猛地打了开来。那简直就跟从里面用力一脚踢开没什么分別。
为什么!真是的!怎么不告诉我闹钟停了啊!
一位少女慌慌张张地出现了。
平时束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今天早上却有点凌乱。她似乎很喜欢那个束着头发的水蓝色发夹,五年来都一直没换过。本来向外低垂的眼角。由于生气而翘了起来可是马上又垂得比平时更低了。穿在身上的。是她就读的西远创成高等学校的制服。
鲇川千晴,十七岁。
母亲在五年前跟现在的父亲再婚,之后就一直过着一家三口的生活。家庭关系很融洽,偶尔会在门口看到他们满脸开心地说话。
千晴也是个品行端正的人,虽然偶尔会回来晚一点,但是基本上她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出门,在傍晚时分回家。
对于一直监视着她的〈owl〉来说,这些事早就了如指掌了。千晴跟主人〈OWL〉不一样并不是附虫者。
而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随处可见的少女。
正准备打开栅栏的千晴,伸出来的手却落空了。由于过于慌张,她的膝盖不小心撞上了金属制的栅栏。
吗!
噗呵〈owl〉笑了起来。虽然〈OWL〉曾经说过她的这种笑法很恶心,但她就是改不掉这个习惯。嘴角浮现出来的是嘲笑。
真是个迟钝的家伙
好痛
千晴痛得冒出了眼泪,好不容易才走出了家门。
〈owl〉从围墙的阴影中走到了大路上,隐藏着自己的脚步声和气息,保持着一定距离跟随在千晴身后。
看到以灵活的脚步在行入主间穿行的〈owl〉,看似中学生的少女们马上转过头来。
喂,快看那里,好可爱耶
真漂亮呢。
哼〈owl〉咂了一下嘴。少女们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owl〉很讨厌自己的外表。就算再怎么隐藏气息,也会因为容姿的关系招来别人的注目。如果跟踪的对象是个直觉敏锐的人物的话,那可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想到这里,〈owl〉的嘴角又再次浮现出侮蔑的笑容。
千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注意到我的吧。
鲇川千晴这个人,简直比普通人还要迟钝得多。这五年来,〈owl〉都一直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可是她却没有丝毫察觉的迹象。所以完全没有必要为那种事操心。
千晴小步跑着,正打算穿过马路。就在这时候
〈owl〉的视野中,出现了一辆即将冲过红灯的大型卡车。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一脸迷糊,仿佛随时都会合上眼似的。除了〈owl〉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家觉到这种异常情况嗜睡驾驶。
要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话,千晴就会跟其他行人一起撞上卡车了。
怎么办?
〈owl〉思考了一瞬间自己对鲇川千晴抱有某种感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憎恶平时虽然冷静地监视着千晴,但是〈owl〉也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正卷起了激烈的憎恨漩涡。五年的岁月,是多么的漫长啊。
鲇川千晴生活在平凡的日子里,既有哭,也有笑,一直成长至今,的确是过着名副其实的青春人生。
可是,〈owl〉的话每天都在围着一名少女团团转,回到公寓就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每隔一个小时就打一下瞌睡,不断地在床铺和椅子间来回。
一直都重复着这个过程,每天都一样。仅仅是为了一个使命监视名为鲇川千晴的少女,〈owl〉就在这里过着舍弃了一切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只要身负着这个使命,就无法回到主人〈OWL〉的身边。
不管怎么说,也已经厌烦透顶了!
〈owl〉的憎恶逐渐涌上心头。
只要千晴一死,自己就可以离开这种无聊的生活了。就可以回到賦予自己力量和名字的〈OWL〉身边了。
在一动不动的〈owl〉眼前,卡车马上就要冲过斑马线了。察觉到卡车失控的其他行人都纷纷发出尖叫声。
千晴也似乎终于察觉到危险。呆呆地看着失控的卡车。!
可恶!
在心中暗骂了一句,〈owl〉奔了起来。她迅速移动到路旁,用力踢起脚边的一块小石头。
被踢到空中的石头,飞进了大大敞开的驾驶座窗户里,击中了昏睡中的司机的太阳穴。
司机陡然抬起头,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他慌忙扭动驾驶盘,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周围响起了大树和卡车相撞的轰隆声。
哼〈owl〉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躲到了路旁的树荫里。由于卡车挡在面前,千晴应该看不到〈owl〉的身影。
马路上顿时喧闹声四起。
千晴虽然也愣了好一会儿,但马上又回过神来,跑了出去。她一边不住地往回看,一边向学校跑去。
〈owl〉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继续跟着千晴走。
事故是不行的
以锐利的视线凝视着少女的背影。
〈oWl〉被赋予的使命是监视鲇川千晴,同时〈OWL〉也下达了某个命令。
确认可疑情况的时候必须马上报告。如果发现可疑之处的话,也有可能由〈OWL〉亲自下手杀掉。
那就是〈owl〉被赋予的使命。
〈oWl〉咬了咬牙关,把内心对少女的憎恶之情压了下去。
保护千晴本人脱离意外危险也是使命的内容之一。要给〈owl〉的这种无聊生活打上终止符的话,就只有等千晴自己采取某种危险性的行动。没错,就是要等主人〈owl〉或是那个叫什么特別环境保全事务局的组织,认为不得不把千晴抹杀掉的那个时候
现在,〈owl〉的目的已经不是监视,而是转化成寻找杀死千晴的借口了。
到达学校之后,〈owl〉目送着千晴穿过校门的背影。
自己则避开校门,绕到了校舍的里侧。
从铁丝网中穿了个洞的位置钻了进去,进入了校内。铃声响起,等确认了学生们都集中到教室里之后,就从窗户眺进了不见人影的走廊上。
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隐藏着脚步声一口气冲上了楼梯。通往楼顶的门虽然被锁住了,但〈owl〉却从反向的窗户蹿了出去,抓住通水管。然后一蹬墙壁,从外侧落到了屋顶的地面上。
以娴熟的动作来到栅栏之前,走到一个刚好无法从校舍看到的位置坐了下来。
看见了。在对面的校舍里,可以看到正在上早晨班会课的千晴的身影。教师似乎在说着些什么,但是千晴却在跟后面的同学谈着话。大概是谈论着今天早上的事故吧。
〈owl〉小心注意着不被千晴看到,然后蜷缩起身子,慢慢地观察着她的样子。
在履行监视任务的过程中,她学会了停止思考的方法。什么都不想。把精神都集中在监视之上。要不是这样的话,她一定会被缓慢流动的时间折磨得发狂的吧。〈令她感到不甘心的是〉那一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千晴迎来了放学的时刻。在完成了委员会活动之后,千晴就跟朋友们道别,走出了校门。?〈owl〉皱起了眉头。
本来还以为千晴会直接回家,可是她却朝着別的方向走去。
噗呵〈owl〉浮现出了跟外表不相配的诡异笑容。
很好当你一旦做出可以判断为有危险性的行动的瞬间,我就向〈OWL〉大人报告!
然而,她的这番期待,却马上就落空了。
鲇川千晴来到的地方,是西远市的中心街。千晴穿着校服,开始逛起洋服店来了。
没什么特別,只不过是来买东西而已。〈owl〉不禁大失所望。
千晴慢慢走近了一座大型的百货商场。她穿过了站前广场,似乎正在考虑该不该进去里面。
在百货商场的墙壁上,配置着一面大型的广告电视屏。
〈owl〉不禁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电视屏。出现在屏幕上的,是各种电影的上映预告片。
......
她忘我地注视着画面,屏幕中出现了各种幻想世界般的情景。
有时是外国的飙车大战,有时是幻想世界发生的故事在凝视着这一切的〈owl〉心中,某种感情鲜明地涌现了出来。
这种感情,大概应该叫做憧憬吧?
跟自己无缘的世界,正接连不断地出现在长方形的屏幕中。
回想起来,对了〈owl〉跟〈OWL〉,也是在这个地方相遇的。
那一天,〈owl〉的确是在做梦
幼小的〈owl〉,正坐在西远市的站前广场的长椅上。
她的视线,就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似的,一直都盯着某一点不放。
新建起来的大型百货商店,设置在其墙壁上的大型屏幕中,正播放着幻象般的美丽画面。
肮脏的长椅,现在已经成了她的特等席了。因为除她之外,爱干净的行人们都绝对不会靠近,所以才算得上是〈owl〉的圣地。
当时〈owl〉的肮脏程度丝毫不输于那张长椅。她终日生活在小巷里,就算有人愿意回头去看她,也都会因为那肮脏的身体而紧皱眉头。
其实,〈owl〉对那时候的事情也记得不怎么清楚。从懂事开始,她的身边就已经没有了父母和兄弟姐妹,一直都生活在肮脏的巷子里,把堆积成山的垃圾当成床铺来睡。依靠本能生存着的她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路过的行人们也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是跟他们不一样的另一种生物。
之所以坐在这张长椅上,也是因为觉得在这里不会有人会向她恶言威吓。任何人都会绕开她走过去。而且偶尔还会有流浪汉分一点食物给她,这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从那一天开始,这个座位就变成了〈owl〉无法替代的珍贵宝物。
美妙无比的光景,正在头上的屏幕上扩展开来。
上面出现了从没见过的大海,下一瞬间又变成了向宇宙进发的太空船,过一会儿又看到一些俊男美女在互抱亲热
除了小巷里的肮脏地面就什么也没见过的〈owl〉,那时候第一次抬起了头。每当画面转变一次,她的心也随即加快了跳动。
虽然是一种毫无新意的表达方式不过,她的确被深深感动了。
由于没有体力去寻找食物,她拖着衰弱到极点的身体来到了这里。也感觉到这里将会是自己的葬身之所。
噗呵。
不知什么时候,〈owl〉的脸颊上留下了一行清泪。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那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本来〈owl〉应该就只有趴在地上就这样死去的份,绝对没有露出笑容的可能性。因为她的命运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
但是,也许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名叫命运齿轮的东西,如果一旦改变其中一个齿轮的运作,或许她就能融人屏幕上的某个情景之中
噗呵呼哈哈
在一边流泪一边笑的〈owl〉身旁,一个女孩子坐了起来。
看样子还是个小孩子,那缠卷在短发上的发带颜色,〈owl〉至今还记忆犹新。
怎么啦,你?在笑吗?还真是恶心耶。
〈owl〉茫然地抬头看这女孩子的脸,只见她正紧皱着眉头。
但是,女孩子却突然抚摸了一下〈owl〉的脸。面对自己以外的生物第一次触碰到自己的感觉,〈owl〉不禁蜷缩着身体。
害怕了吧。
在嘴角微弯的少女背后,出现了某种深红色的、像烟雾一样的东西。那烟雾就像生物一样改变着形状,最后固定成了有着巨大腹部、长长的触角以及光彩夺目的翅膀和尾针的形态。
就好像蜜蜂一样不,应该是比普通蜜蜂更充满着高贵尊严的女王峰一样。
听说像我这样的东西,就叫做附虫者哦。怎么样?我也很恶心吧?
〈owl〉垂直地晃动了一下脑袋。
本来那单纯只是因为无力支撑脑袋而做出的动作,但是女孩子看了之后却似乎大吃了一惊。然后,她马上又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啊哈哈!你怎么啦?像你这样的家伙也懂得我说的话吗?那也太奇怪了,真是的好吧,我就让你当我的第一个奴隶。让你来帮我执行特环的任务也不错呢。
说完,女孩子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跟她的语气和话语内容毫无关系,那的确是一张清朗明快的可爱笑脸。
就让我们一起走一走这条糟糕透顶的人生路吧!
就好像成了世界的顶点似的不,只有在那一瞬间,两人毫无疑问是这张狭窄长椅的支配者。
从那一天开始,〈owl〉就成了那个女孩子的奴隶、跑腿,或者说是搭档。
那是五年前发生的事。
〈owl〉的视线离开了大型电视屏,继续跟踪着鲇川千晴的背影。
只要这家伙死掉的话只要〈OWL〉大人把她杀掉的话,我就可以再跟随〈OWL〉大人
千晴丝毫没有察觉到保持一定距离跟踪着自己的〈owl〉散发出的杀气,继续享受着购物的乐趣。
〈owl〉注视着千晴的背影,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既视感。
这简直就跟电影里的主人公一样啊。
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讴歌着青春的千晴,就好像把〈owl〉所憧憬的大型电视屏里面的情景剪取了出来一样。如果千晴是主人公的话,那么跟随在后的〈owl〉就可以称为暗杀者了吧。在惊险电影中也许可以算是B级影片。
但是,说不定如果真的有转世轮回这种事的话,或许〈owl〉也会有机会成为千晴这样的主人公
噗呵。这种过于滑稽的妄想,让〈owl〉不禁笑了出来。
但是,妄想却继续延伸了下去。
如果这是电影的话,到底会变成什么样的故事呢?身为主人公的少女在暗杀者的凶刃威胁下依然坚强不屈、不断茁壮成长?还是说,被轻而易举地杀掉,化作一幕悲剧?还是说暗杀者和主人公之间产生了恋情,两人手牵手谈情说爱
噗呵呵
尽管沉浸在妄想之中,〈owl〉却丝毫没有忘记现实。
自己在那一天所怀抱的梦想,只不过是一时间的幻象而已。〈owl〉自身绝对不可能像电影中的主人公那样生存:她是不可能暴露在阳光之下的。
但是,千晴呢?如果有一个故事是以千晴为主人公的话,〈owl〉会不会成为以千晴为中心描绘的故事中的一个登场人物呢?〈owl〉又能不能看到故事的结局呢?
在妄想不断的〈owl〉面前,千晴的动作出现了变化。?她突然看向一个莫名其妙的方向,而且还愣愣地伫立在原地。〈owl〉循着千晴的视线望去,可是人潮却挡住了她的视线,完全无法看清楚。
千晴转了个方向,以小跑的步伐奔了出去。
怎么啦?难道碰上认识的人了吗?
〈owl〉一边隐藏着脚步声,慎重地保持着距离跟踪着千晴。
千晴就像一个追赶着蝴蝶的孩子一样,一直注视着某样东西走过了马路。她踩着摇摆不定的步伐所前往的方向,却跟住宅和学校完全相反。
最后到达的,是正好位于车站和县政厅中间、相当于西远市中心的某个地方。千晴周围东张西望了一番,然后穿过了拦在周围的绳子。
〈owl〉抬头仰望着耸立在眼前的这座巨大建筑物。也不知道那是透明还是白色、或是银色只见一座反射着阳生辉的高塔耸立在眼前。在塔的旁边有一些半球状的建筑物,外面还围着各种各样的建筑物。这一切都被银色的光芒所包围。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宝石箱一样。塔可以算是水晶,半球状建筑物算是钻石,周围的建筑就算是镶嵌在上面的铂金和银之类的东西吧。
这里是西远市超级城市计划URBAN。
那是把衣食住行、娱乐和工作集中在一个区域的政府计划,中央的高塔集中了企业和娱乐设施,半球状建筑则用于艺术和教育方面,周围的建筑物就是居住区。在建筑作业只剩下內部装修的阶段,这个计划的负责人和建筑公司之间的权钱交易问题就浮土了水面,作业进程也就随之被搁置跟〈owl〉一样充当着茶深跑腿的杉都绫曾经说过这件事。
......
千晴正向着半球状的建筑物俗称URBANDOME的地方走去。这个区域当然是非相关人员不得进人的地方,但是本人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owl〉的心跳慢慢开始加速起来。
噗呵呵。
她露出了伴随着紧张感的笑容。喉咙也无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
终、终于要来了吗?
至今为止,千晴从来没有采取过这种可疑的行动。很明显可以感觉到,千晴的背影中流露出一种正在干坏事的紧张感。
就是今天吗?这五年来一直监视着她的理由,终于要被揭开了吗?
噗呵呵!
〈owl〉以轻快的脚步追赶着千晴,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断高涨。
〈OWL〉大人!那家伙正在企图做什么坏事!如果我一旦发现什么危险场面,就马上去向您报告!
〈owl〉的主人一定能在瞬间内把那样的小女孩杀掉的吧。至今为止积累在〈owl〉内心的憎恶感情,也会在瞬间内一扫而空。光是想像一下那个情景,就足以让〈owl〉的心胸舒畅无比。
千晴跨过了摆在地上的塑料胶合板,穿过起重机,进入了URBANDOME的区域。
好啊!今天就是你的绝命之日!没错,你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一
想到这里,〈owl〉的思绪突然中断了。
......
今天,在这里,千晴的故事就要结束了,真的吗?
五年对〈owl〉来说,那简直是漫长得无法想像的时间。
千晴花费了如此漫长的岁月,慢慢成长至今。
母亲和继父结婚的时候,她是一个不怎么爱笑的少女。但是,在初中和高中里,她一定是交到好朋友了吧。上学之后,她也逐渐融人了周围环境,现在每天都过着面露微笑、哼着小曲的生活。虽然好像还没有恋人,但那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更重要的是,她的确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就好像真的是青春电影的主人公一样!
〈owl〉咬紧了牙关,强行打断了自己的回想。
没有关系!事到如今还有什么犹豫的必要啊?
千晴走进了半球形建筑的内部,从停止的手扶电梯走了上去。
二楼是一个通风式的休息室。大概计划上本来是打算把这里建成观叶植物的园艺室的吧,种下之后就被放着不管的树木,由于从半球状的透明天花板获得了阳光,已经长得茂密成荫了。就好像在丛林剪出了某个角落似的,展开在眼前的是一幅幻想般的光景。
看到眼前的情景,〈owl〉不禁浑身颤抖了起来。
啊啊
颤抖无法停止,连双膝也随之摇晃了起来。逐渐转化为笑的形状的嘴巴,意味着五年来积聚的郁愤正逐渐解放出来。
在伫立于密林中的千晴面前,躺着一个不认识的少女。她躺在树丛中紧闭着眼睑,看起来就好像妖精一样虛无缥缈。
不。那并不是不认识的少女。〈owl〉曾经见过她的脸。因为前几天,杉都绫带来的那份甲级一等捕获对象人物的资料上有关于她的记载。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总之就是一个危险人物啦。
呵呵呵
〈owl〉一边笑着,一边向着来路转过了身。
太,太好了千晴跟组织追踪着的危险人物发生了接触!绝对没错!还有比这更危险的行为吗!
噗呵呵!
就连一步一步地迈出步伐也觉得太慢,〈owl〉使出全力疾奔了起来。当然,她是为了向主人〈OWL〉报告这件事。
从电梯跳了下来之后,由于地板太滑,〈owl〉一下子摔倒在地。但是这种痛楚也让她感到很舒服。站起来的〈owl〉,嘴角依然浮现着笑意。
〈OWL〉大人!千晴是危险人物!来,请你马上到这里来,把那家伙杀掉吧
......
〈owl〉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千晴要死在这里。〈owl〉在这五年来一直守望着的少女的故事,就要在今天落幕了。
这是至今为止自己梦想过无数次的结局。但是说不定,还可以出现別的结局。如果〈owl〉选择了不报告的话,鲇川千晴就会像平时一样
噗噗呵呵!
对于自己这种愚蠢过度的想法,她的内心不禁涌起一股强烈的笑意。
不可能。那样的结局是不可能有的。名为鲇川千晴的少女的故事,毫无疑问就要在这里
......
〈owl〉正要走出半球状建筑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完全没有去注意千晴以外的人的气息。因此,在察觉到有人站在门口的时候,〈owl〉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存在,同时眯着眼睛向这边投来注视的目光。
......!
你到底是谁!
她差点就要大声叫出来了。
伫立在那里的,是一个身披漆黑西装的高挑男人。虽然身体纤瘦,但从破裂的衣袖中显露出来的上臂却充满了肌肉感。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覆盖着嘴巴的口罩中正传出急促的呼吸声。
在男人的脚边有一堆血泊,看来他身上受了伤。不过,最重要的是
曾经经历过野生生活的〈owl〉,很清楚地感觉到了。那悠然伫立在眼前的男人,身上正散发出一种随时会爆发似的紧张感。那就是杀气。而且还是至今为止没有感受过的强烈杀气。
呜呼呼到底在哪里应该就在这附近!
男人一边发出呻吟声,一边向着〈owl〉的方向走来。
这家伙会把所有人都杀掉的
很明显,眼前的男人已经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而且,还有这股非同寻常的杀气。这个男人恐怕会把进入视野所有人都杀掉吧。就算对方是极其普通的比如像千晴那样的少女,也不例外。!
〈owl〉不仅全身毛发倒竖。至今为止积聚在她心中的喜悦和迷惘,都被某种强烈的感情瞬间吞没了。
开什么玩笑!
在心中发出了吼叫〈owl〉彻底愤怒了。
五年!是五年啊!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凭什么凭什么要被你种连见也没见过的家伙夺定!?千晴是我和〈owl〉大人的猎物!你现在是打算要硬抢过来吗!也太小瞧人了吧!
本能已经夺走了〈owl〉的理性。她以助跑向着男人飞扑了过去。
呜!男人反射性地闪开了,可是〈owl〉的指甲还是擦过了他的脸。男人的喉咙上也被划出了裂伤,顿时鲜血直流。
怎么回事,你这家伙!
〈owl〉再次发动了袭击,可是这次却完全被躲开了。男人的拳头击中了〈owl〉的腹部。
呜呜,
娇小的她一下子被击飞,整个身体撞到了墙壁上。虽然满嘴都充满了血腥味,但是因愤怒而忘我的〈owl〉马上就站了起来。
嗒嗒!〈owl〉以小跑向男人扑去,男人伸脚想要把她踢飞。然而那只不过是虚招,〈owl〉以轻盈的身法躲开了踢击,以飞扑的姿势撞到了男人的身上。
呜哇啊啊!男人的闷哼声回响在四周。从脸颊到脖子上的皮肤被抓得裂开了。
〈owl〉咂了一下嘴。力量弱小的她所拥有的武器,就只有迅速的动作和锐利的指甲了。本来这次是瞄准了他眼睛的,但是却被他躲开了。反而是〈owl〉的指甲脱落了,指尖传来一阵激痛。
你、你这混蛋!
脸上流着血的男人像恶鬼一样盯着〈owl〉看。从男人的背后,出现了一红一蓝的纽带,并在一瞬间内膨胀了起来,化作了一只双头的怪物。
昆虫而且是类似唇足纲那种具有多节肢的怪物。身体有一半裂开,露出了排列着尖锐撩牙的口器。那数百对蠢动的脚让人联想到蚰蜒,脊背不禁一阵发冷。红色和蓝色的两个头上的四只复眼中映照出了〈owl〉的身影。
这家伙跟〈OWL〉大人一样是附虫者吗?
〈owl〉被强行撞飞,滚落在地上。红色的蚰蜒向着她张开了巨大的嘴巴发起袭击。
擦过了反射性地向一旁跳开的〈owl〉,巨大的蚰蜒在地面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它就像一样咬碎了水泥地,把高塔URBANTOWER的墙壁也撞穿了。!
面对这种级别相差悬殊的破坏力,〈owl〉感到了战栗。要是被那种怪物攻击到的话,她多半就会尸骨无存了。而在这一点上,千晴也一样。
〈owl〉向半球形建筑看了一眼。刚才的声音,恐怕连千晴也听到了吧。也许她会因为想看看发生什么事而探出头来。要是那样的话
我怎么能让你半路抢走猎物!
〈owl〉躲开了接连不断发起攻击的蓝色蚰蜒,从刚才被撞穿的墙壁中冲进了塔的内部。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她使出全力用指甲向着蚰蜒的复眼狠抓了一把。尽管有着坚硬的躯壳,但看来眼睛还是很脆弱的。指尖上传来了一种令人厌恶的感触。
杀了你!以男人的呻吟声为代价,左手的指甲也脱落了。
男人追赶着〈owl〉冲进了塔内。
噗呵。尽管指尖上的疼痛令〈owl〉大汗淋漓,但是她却露出了诡谲的笑容。
就这样,跟着我来吧!我知道的!如果附虫者连续使用力量的话,就会越来越疲劳吧?我就在这里让你把力量用光!让你无法接近千晴身边!
塔内一片寂静。支柱并排在墙壁表面,一楼里放的都是废弃的木材和建筑材料。竖着纪念碑、周围缠绕着闪光管子的那个地方,如果完成的话恐怕会很漂亮吧。
由于还没有装修而暴露在外的金属管,映入了〈owl〉的视野。〈owl〉知道那就是水道管,从一楼一直延伸到地下。
跟半球状建筑一样,在楼层的中央有着已经停止运作的手扶电梯。〈owl〉以轻盈的步伐向着楼上奔去。
〈owl〉和素不相识的男人之间的战斗,在登上了不知第几十层的手扶电梯之后依然在继续。〈owl〉在躲开蚰蜒攻击的同时,也把身旁的木材踢向男人,偶尔还用指甲已经脱落的指尖对准复眼发起攻击。
呼呼!
由于一直进行着异常激烈的运动,肺部已经开始发出悲鸣了。但是,这一点对男人来说也一样。在受了伤的状态下还穷追不舍的体力虽然很厉害,但〈owl〉却比他略胜一筹。
不知不觉,一阵风吹来。
没想到竟然沿着电梯跑到了屋顶。在惊讶的同时,〈owl〉环视了一下四周。铁柱排列成堆,起重机也被丢在一旁。
呼!呼!
片刻之后,男人也到达了屋顶。
〈owl〉皱起了眉头。本来差点就可以完全夺去他的体力和气力了,可是看来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要是楼层再高那么几层的话就好了她不禁对如此的命运感到叹息。
在拼命寻找逆转手段的〈owl〉眼中,映照出了一排水罐。〈owl〉的鼻于从那里闻到了一种刺激性的味道。在领悟到那是什么的同时。〈owl〉的头脑中闪出了某条计策。噗呵呵。
她自然而然地笑了出来。
恐怕这就是〈OWL〉所赋予的智慧吧。对于她想到的这个计策,身为主人的〈OWL〉一定会如此评价:
还真是糟糕的想法呢。
噗呵。
的确如此。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但是,〈owl〉的身体却毫不犹豫地动了起来,向着水罐奔去。
别想逃!
男人操纵着蚰蜒向〈oWl〉发起袭击。勉强扭动身躯的〈owl〉一下子被撞飞,排列成行的水罐也被尽数咬碎。!
对方的牙齿似乎碰到了腹肋,〈owl〉的腹部顿时溅出了血沫。
但是在下一瞬间,刺激鼻子的味道马上笼罩了四周。
这是汽油?是起重机的燃料吗?难道你这家伙是故意!不,不可能有那种事
男人似乎有所动摇了。
噗呵
〈owl〉颤抖着站起了身子,扑到了被放置在远处的铁柱,她举起了开裂的指甲,正要向铁柱抓去。
呜呜噢噢噢噢!
也许是感觉到恐惧吧。男人反射性地放出蓝色蚰蜒袭向〈owl〉。就在她的指甲碰到铁柱之前的瞬间,巨大的嘴巴已经咬上了〈owl〉的身体上。
呜!
〈owl〉张大了嘴巴发出了闷哼声。肋骨碎裂的可怕声音响起,〈owl〉被无情地重重摔在远处的地面上。
你、你这家伙刚才打算干什么!难道想摩擦出火花来生火吗?连自己也烧起来!
噗呵、呵哈哈!
浑身沾满了汽油的〈owl〉躺在地上不住地发笑。这完全是致命伤。自己已经没救了。
你、你还在笑?到底什么啊,你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吧
〈owl〉面露笑容,重新站了起来。
结束千晴的故事的人并不是你必须是〈OWL〉大人才行啊!
〈owl〉蹬地奔了起来,向着远处的水泥小屋跑去。〈owl〉凭直觉知道了那里就是上吸式水泵。千晴的学校里也存在着同样的东西。那藏地式的水泵应该连接着塔和半球建筑各处的水道管。
〈owl〉接下来想到的计策,对〈owl〉自身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但是
〈OWL〉大人只要在同一个城市里,这个男人就一定会成为您的障碍。如果是您的话,一定能很容易明白我的想法吧拜托了,〈OWL〉大人
那种伤势,为什么还能动呜,呜啊啊啊!
完全被恐怖所支配的男人释放出的,〈虫〉,把〈owl〉所在的小屋击成粉碎。
破坏音回响在URBAN的四周。
确认了周围恢复一片寂静之后,男人才终于转过身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难道看到幻觉了吗?可恶要休息一会儿才行
噗呵,在被破坏的小屋里,〈owl〉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腹部被撕裂,肋骨和脚都被折断,视野也变得一片模糊。
结束千晴的故事的人并不是你
在朦胧的视野中,她感觉到一种红色的烟雾随着血液流了出来。烟雾在空中凝固起来,化作一只女王蜂的形态。
〈OWL〉大人现在我马上就到你那里去
站起身子,拖着被折断的脚迈出步子:噗呵噗呵呵
折断的肋骨恐怕已经刺进肺部了吧。从浮现出笑容的嘴角,涌出了大量的鲜血。
红色的烟雾从〈OWL〉那里获得的力量逐渐消失。与此同时,至今为止鲜明的思维逐渐变得模糊,智慧也在逐渐丧失。
不过,〈OWL〉大人我也许不能向你报次噗呵呵。
描绘出了一个糟糕透顶的梦或许,千晴的故事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噗呵呵、哈哈!
那就是残留在〈owl〉身上的思考能力的最后一滴。
噗呵呵呵、噗呵呵已经无法思考的〈owl〉的笑声,从URBAN高塔上向下落去。
0.01Theothers
在接近西远市车站的时候,杏本诗歌迎来了光芒的洗礼。
嗯
坐在高级车助手席上的诗歌,向着散发出强烈光芒的源头看去。
面对如此美丽的景观,诗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简直就像竖立在地上的一块巨大水晶。
从这里可以看见巨大的高塔和半球状建筑物的最高点。那银色的表面反射出夕阳的光辉,正洒落在诗歌所在的地方。
复合型大厦URBAN。那是一座由于计划在中途受挫而胎死腹中的设施。
在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中年男性宗方槐路说明道。
URBAN......
诗歌所乘的车子,恰好碰上了傍晚时分的下班高峰期。
车子的后座上坐着一位少年。那是一位用发带束着头发的、看起来是跟诗歌同龄的少年。他半眯着细长而清秀的眼眸,大大打了个呵欠。
很可惜,我们没时间在这里参观。这个城市对我们已经没有意义,最好还是远离中央本部。
听了宗方的话,少年终于开口道:
不,也许还是暂时留在这里比较好。
这是怎么回事,大锹?
从樱架市开始,就有人在我们的周围转来转去。
你说什么?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出来
啊!
在对照般地注视着巨大高塔和人潮的时候,诗歌在马路上发现了某样东西。
那、那个请等我一下。
还没等他们回答,诗歌就打开车门奔了出去。
唔!
啧!
把宗方的吃惊声和少年的咂嘴声置诸身后,诗歌向着马路旁的暗处走去。
那个生物就存在于那个地方。
是猫吗?好像快死了,恐怕是被车碾到了吧。
受了伤的白猫,正喘着粗气躺在那里。
腹部血流如注,脚似乎也被折断了。本来应该相当漂亮的纯白色毛皮,却因为大量的出血而染成了深红色。微微张开的金色眼眸,就好像在探求着什么似的注视着空中。
血痕一直延伸到了马路的对面。以方位来说的话,就是URBAN所在的方向了。
诗歌抱起了那只白猫。就算背后的那位少年不说,她也知道这只猫已经没救了。
噗呵。
诗歌瞪大了眼睛。
噗呵呵噗呵、
背后传来了少年动摇的声音。
这、这家伙,在笑吗?
在诗歌的臂弯中,白猫发出了笑声。虽然听起来也很像痛苦的呻吟声,但是猫的嘴角却的确呈现出了笑的形状。
那种笑容,就好像完成了什么重大使命的勇者一样,充满了骄傲和满足。
噗呵
猫的笑声变得越来越小了。
从它那小小的身体上传出的心跳逐渐变弱,最后终于停止了。即使在断气之后,白猫也一直在笑。就好像在说一点也不后悔一样。
虽然很可怜,但还是放下它吧。我们就连为它吊唁的时间也没有。从车上传来了宗方的声音。
目睹了这个微不足道的生命迎束了终点之后,诗歌紧紧咬住了嘴唇。
※※※※※
菰之村茶深陡然抬起了脸。
在遥远的彼方,耸立着一座闪耀着银色光芒的高塔URBANTOWER。
穿着校服在街上走着的茶深,看到了从塔那边向这里飞来的红色烟雾。烟雾在空中形成了蜜蜂的形状,然后就被吸进了茶深的体内。
茶深在人潮之中停住了脚步。作为发箍的代替品卷在头上的纽带在风中微微晃动。三角形无框眼镜里的眼睛,正默默注视着URBAN。
(OWL)?怎么了?
走在身旁的少女轻声询问道。在几乎要掩盖住双眼的长发之下,以与其说是担心倒不如说是警惕的眼神注视着茶深。
茶深诡谲地笑道:
不,没什么大不了啦。只不过是少了一个跑腿罢了。?
比起这个,你可以帮我确认一下在URBAN周围半径二公里之内有没有一只白猫?负伤的可能性很高。那可不是随处可见的野猫啊,请你把目标锁定在漂亮一点的家伙身上。以你的能力来说,就算附加上这样的条件也应该能轻松办到吧?(木叶)。
被称呼为(木叶)的少女似乎对突然接到的命令感到惊讶。但是她马上就转移到狭窄的巷子中,按照接到的指示采取了行动。
少女在杂居楼房的巷子里用手触碰到的地方突然隆了起来,然后慢慢变成了绿色,拟态成墙壁隐藏着身姿的(虫)出现了原形。就像在两片树叶之间夹着一只巨大复眼似的,有着相当奇特的外形。
异型的叶虫沿着墙壁,一直爬到高楼的屋顶之上。到达了视野开阔的地方之后,它就以巨大的复眼凝视着周围的街道。
过了几分钟之后,(木叶)才开口说话。找到了
太慢了啦,你该不会是在偷懒吧?
就在这附近。虽然在身负重伤的状态下也一直从URBAN向这边走来,但是已经死了
我知道,你带我去吧。
(木叶)领着茶深来到的地方,是位于大马路一旁的人行道。
茶深俯视着在巷子的角落里断了气的白猫。仿佛要代替鲜花一般,描的身旁放着一片结成蝴蝶结的红色丝带。看来是有人看到了描临终的一刻了。茶深的内心不禁涌起了跟她毫不相配的感谢之意。
......
其中的一个跑腿没错,这纯粹只是供茶深利用的一个奴隶而已。而且那还是茶深第一次使用能力培养出来的、跟实验品没什么分別的东西。
看来并不是因为遭遇事故而受的伤呢是被巨大的动物,还是被(虫)干掉了呢?真是的,这也太麻烦了吧。
茶深在心中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行动。但是,这毫无疑问
在站川千晴的周围,似乎发生了某些事。明明五年来都相安无事,这真是糟糕透顶的时间耶。
茶深没有理会满脸讶异的(木叶),站起了身子。
眼下的那只猫的身影,跟茶深变成尸体的形象重叠在一起。这种幻觉,也许是未来将会实际发生的事情。因为茶深一直都怀抱着随时死掉也毫不奇怪的巨大野心。
回想起自己过去说过的话,茶深不禁笑了起来。
你別死得一脸幸福的样子啊。竟然扔下主人,自己一个逃脱了糟糕透顶的人生?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茶深轻声的自言自语,并没有传到(木叶)的耳中。
变成了一片密林的二楼休息间里,鲇川千晴一个人在那里苦恼着。
嗯的确是很舒服呢。
有营养的土壤软绵绵的,在泥土上还长着短短的杂草。也许本来就撒落了防止害虫和昆虫接近的防虫剂了吧,从通风式的天花板上洒落的阳光,为树木们营造了一个小小的乐园。
在乐园的中央,有两位少女睡在那里。
一个就是西远创成高等学校二年H班的鲇川千晴。她丝毫不介意自己的一头长发碰到泥土,一大字形的姿势躺在地上仰望着天花板。除了在班里算是偏高的身材和担任着学生会副会长的职务以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女高中生而已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那种事相对来说也是无所谓的啦。
她在地上转了个身,注视着睡在自己对面的那位少女。
问题就是你到底是谁啦。我看到你一身奇怪打扮,还摇摇晃晃地走着路,才不知不觉地跟着你来了啊。
在千晴的注视下,少女横躺着身子,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比千晴还要长的头发,呈放射状披散在草堆之上。虽然在身为同性的千晴看来也是一个美女,但年龄恐怕要在千晴之下吧。
少女身上穿的,是一种类似住院病人穿的那种简朴的衣服。除了这种并非外出用的衣着之外,千晴事到如今还家觉到了某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在少女的衣摆附近,有一片深红色的痕迹。
这个,该不会是血迹吧。啊哈,啊哈哈
丝毫不理会发出僵硬笑声的千晴,少女的稚嫩脸庞依然陷于沉睡之中。
也许,她是哪个秘密组织的暗杀者吧。或者是逃狱的犯人。不,应该不是那种鲜血淋漓的感觉吧,难道是逃亡中的某国公主7那样的话接下来应该会发展成壮大的恋爱故事才合理吧。思身为女孩子的我发现了她,会不会有问题呢?
千晴支着腮帮,发挥着无穷的想像力。虽然这样也不可能得出什么结论,但这样想着想着,千晴就露出了笑容。刚才外面似乎传来了什么声响,但是因为马上就静了下来,所以她也没有去看。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要是这时候离开少女身边的话,会感到很可惜。
用食指在脸蛋上戳了一下,少女稍微皱起了眉头。
喂,你是谁呀?
面对提出询问的千晴,少女以小小的喷嚏作为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