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二卷 唤梦的火蛾
  5. 第三章
  6. 繁体版

第三章
2017-06-24 11:55:13

		

3.OO大助Part7
大助和绪里的视线,沿着体育馆外围移动着。
他们正看着手牵着手,穿着体育服奔跑着的千莉和纯。
「千莉好可爱哟」
绪里迷恋地说道,他坐在地面
「嗯,说得没错。」
大助露出苦笑,随意答道。
将头倚靠在双手环抱的膝盖上,一脸幸福模样。
今天的体育课,男生分成两组打篮球,女生则是利用周围的空间慢跑。
大助和绪里在等待轮到自己那组之前,先在舞台上休息。在球场内来回穿梭的男生之中,可以看到有夏月的身影。体育课基本上是两个班级一起授课,大助等人和有夏月的班级正好同组。
「喂,今天放学后去买点东西吧!正好校外教学也快到了。]
「嗯,好啊!」
大助同意绪里的提案
闹区那场骚动已经过了三天,下礼拜就是校外教学。
原本预定前往的历史古迹因为正在进行整修工程,所以老师利用今天早上的班会,通知大家地点变更的消息。新目的地是樱架市,教学内容是让学生们进行都市观摩。从原本无趣的古迹之旅,变成包含在近代主题公园内自由行动的都市观摩,让学生们非常期待。但大助很清楚,这一定是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向学校提出某些要求所致。
[]
千莉虽然跑得比其它学生慢很多,却依然卖力奔跑。大助看着她.
心中产生复杂的想法.
现在的话,应该可以告诉她土师的状况了吧?
千莉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大助有衣服告诉她这件事情,并且应当转达圭吾的心意让千莉知道,那是圭吾赌命托付给大助的心意。
可是大助却很不安。
不祥的预感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千莉最近的身体状况有好转的迹象
的事情。大助却不知为何,觉得千莉越是健康,自己就越是是不安。
现在该告诉她真相吗?或者不该告诉她?大助迷惘着。
「喂,大助,挥个手吧!」
被绪里敲了一下脑袋,大助回过神来。
千莉大概是从纯那里听说大助他们正看着自己,她面向这边,轻轻挥着手。
大助和绪里挥手致意后,两位少女相视而笑。察觉到这件事的有夏月,也在球场上微笑着。
绪里露出戏嘻的笑容,面向大助。
「千嘛,在想事情啊?」
[不只是觉得,这里待起来很舒服。」
大助苦笑回答。
实际上是如此,这个小镇非常和平,时间也感觉流逝得很缓慢。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这平稳的分分秒秒,都相当珍贵。
绪里笑了,他再度望向千莉,小声说道:
「因为千莉在这里啊!」
他说得没错,不过不只是这样。现在,千莉的身边有绪里等人陪伴,而大助也是其中之一。
以千莉为中心生活着的日子,是非常温暖而舒缓的。甚至会因为过于舒适,而让自己觉得这里就是容身之处。
但这里对大助来说,却不是可以留下来的地方。他有该做的事情,还有一位少女正等着他。
「绪里上次聊到的那件事」
大助转头望向绪里,而绪里似乎已经猜到大助想说什么,立刻答道:
「我不会有事,如果千莉必须到樱架市的话,我也会去,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语气中充满肯定的决心。
「反正特环多半已经知道我是附虫者了。既然如此,我就加入特环,然后继续守护千莉。」
大助对绪里和有夏月,遗有纯说过,特环要利用校外教学的机会移送千莉的事情。
但是他也没有料想到还有一个监视者盯着千莉,并对自己竟大意到没有察觉此事咋舌——
请注意周遭.
(C)的忠告一点也没错,本部的监视者除了监视千莉之外,应该同时也监视着大助。在追踪(浸父)的时候,监视者跟着千莉,而不是跟着大助这件事,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是对方应该已经察觉绪里是附虫者了,既然这样,他应该会在不久后遭到处置。不是被抓到之后送进隔离设施,就是宣誓效忠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绪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他已经决定要进入东中央分部,与千莉一起留在樱架市。
有夏月则还在迷惘。身为西南西分部局员的他,将会在此次任务之后解除监视职务。他已经接到下一项任务了,所以继续留在这里的可能性很高。
然后,纯
「那家伙纯可能会恨我一辈子吧?我给她找了一大堆麻烦,最后却用这种形式道别」
绪里以半开玩笑的口吻笑道。
当绪里表示自己有意前去樱架市的时候.纯没有说半句话她只是静静地紧握住胸前的十字架而已。
[这下我们就要四散了。」
或许是为了掩饰落寞吧,绪里淡淡地说着。
大助微笑说道:
「又不是说一辈子都见不到面。」
「也对。」
然而绪里的回答似乎另有所指,显得有些生硬。
「我看她好像有点累,不要紧吗?」
大助和绪里听到上方传来的声音,都抬起头来。
脖子上贴着纹身贴纸的少年,弯下腰来窥视两人的脸庞他是同班同学金成洋一.洋一指着体育馆里的某处。
「我在说土师同学。」
大助他们往洋一指示的方向瞥去.看到于莉正站在那里喘气.
「千莉!」
纯用手示意,制止两位少年站起来,应该是表示「没问题看来千莉只是因为疲惫,休息一下子而已。
「觉得有点羡慕呢」
洋一凝视着千莉,微笑说道:
「土师同学身边总是有许多好人聚集在一起.每天似乎都很快乐。」
「有吗?」
洋一扬起嘴角,对苦笑着的大助说道:
「我想,帮助土师同学并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光这样就让我很尊敬圆藤同学和药屋同学.班上其它人应该也都这么认为。」
贴着纹身贴纸的少年,口气完全没有消遣大助他们的意思。稳重的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然而绪里似乎不太满意他的态度,
「这也没什么好特别的啦!」
说罢,别过脸去.
洋一脸色一沉,说了句「是吗?抱歉让你觉得不舒服了。」之后便离开.
「绪里?」
「我就是不太知道要怎么跟他相处。」
[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吧?我刚转到班上来,绪里不理我的时候,他也是笑着跟我说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讨厌他可能他人太好了点。我会觉得那种类型的人很难沟通,不过这样讲对他满失礼的吧?毫无理由就躲着人家,证明我根本就没变。]
大助看到绪里蹙起眉头,笑着说道:
「我大概猜得到他是怎么看你的,绪里就像只放养的猛兽。」
「喔?那是什么样的人呢?」
「好痛,好痛啊啊!就是这种人!」
大助的脑袋被绪里用蛮力一把抓住,痛得拼命挣扎,千莉和纯则在此时走向他们.
「啊绪里在欺负大助!你这样是现行犯喔!现行犯!]
「咦?绪里欺负阿大?不可以啦!」
[这只是身体接触而已!大助,你说是不是啊?]
「痛痛痛痛,你怎么加强力道了啊?这摆明是在威胁!]
有夏月跑到嬉闹的四人身边。
「绪里,大助,换你们了。]
[好.]
绪里站直身子,大助则从口袋掏出行动电话,交给千莉。
「抱歉,千莉,帮我拿一下。」
「咦?恩。」
「你真是的,还把行动电话拿到这里来。」
大助跟绪里一起往球场走去。
但是千莉马上叫住他:
「哇哇哇阿大,好像有电话耶!」
「咦?」
[五郎丸佟子?哎呀呀?大助,这应该是女人的名字吧?」
「佟子小姐?」
大助急忙从千莉手中接过电话,上面确实显示佟子的名字。
「有夏月,抱歉!代替我上场一下!」
「什么?哪哪能代替啊?」
丢下一脸困惑的有夏月,大助奔出体育馆。他走出门口.来到通往更衣室的走廊之后,按下通话按钮。
「喂喂,佟子小姐吗?」
『大助啊啊!』
大助听到佟子这个已经耳熟能详的哀求声,用力叹了口气。
[看来申请允许我战斗的许可没有被批准吧?」
『完全不行啦!而且我反而被骂了。他们说我这么强硬地想申请许可.是不是别有企图?』
「所以你就乖乖让步了佟子小姐,我拜托你振作一点好吗?」
『呜呜,不要连你都骂我嘛!』
大助感到一阵头痛,顺势按按眉心。虽然现在想这种事也于事无补,但他还是不懂,土师为什么会选择佟子当接替的人。
「我知道了,关于这件事情,我回头拜托(C)看看好了。还有,如果跟其它分部的熟人联络上.说不定会有人愿意过来东中央分部。虽然可能性不高]
『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到]
佟子语带沮丧,想必她也对自己的徒劳无功感到气馁。
说来土师原本就是用强硬的手段才维持住目前的势力状态,现在大助脱离战线.加上主力局员尽失,就算换一个不像佟子这般没用的人.也很难防止东中央分部崩溃。
「土师呢?还是老样子吗?」
『似乎是的,』
「似乎是佟子小姐,你还没有去看土师吗?」
是有夏月。大助停止思考,抬起头来。
「咦?不是要你代替我了吗?」
「我跟老师说大助身体不舒服,到保健室去了。反正人数这么多.也不见得需要我刚才那通电话是东中央分部的人吗?」
「是啊,原则上是我的上司打来的。」
大助说罢,正打算回体育馆时,被有夏月拦住
「你还是先不要回去比较好,千莉和砂小坂一定会胡乱猜测你到底跟谁讲电话。」
[那我就跷头好了」
小声地叹息回应后,大助蹲下。有夏月则向下凝视着他。
「有夏月?」
[都个,问你一个怪问题。」
「恩?」
「大助是隶属于东中央分部吧?那你认不认识(郭公)?」
有夏月的表情很微妙,并紧握着拳头,感觉是经过挣扎后才敢发问的。
大助想了一会儿,反问道
「怎么会想问这个?」
[啊,呃因为我很尊敬他。火种一号附虫者,我想应该是强到难以想象的人吧?]
有夏月别过目光说道,大助却回以一个不屑的笑容。
「我认为你别尊敬他比较好,确实,在只听得到传闻的地方应该会有人崇拜他。但是在中央地区的分部,几乎所有人都讨厌他。」
「他是怎么样的人呢?」
「差劲透顶的家伙。」
大助扔出这句话。
[只要为了守护自己的梦想,那家伙什么事都千得出来。他过去曾经将难以计数的附虫者打成缺陷者没错,就算对方是跟他拥有同样梦想的附虫者也一样]
有夏月大概以为大助之所以揪着一张脸,是出自于厌恶之故。他咬紧嘴唇,继续追问:
「可是,听说他在上次的战斗中打倒(虫羽)的领袖。」
「瓢虫」
大助压低声音呢喃,有夏月挺出身子问道:
「大助也参加战斗了吗?那你是不是亲眼目睹(郭公)打倒瓢虫]
一阵痛楚掠过大助胸口。
脑中浮现断气之前的瓢虫立花利菜的面容。
[我果然挺无情的.虽然我去过医院好几次了,却总是不敢去看他究竟是为什么呢?哈哈哈]
佟子发出显露疲态的千笑声。
[啊.不过,我一定会守住(冬萤)!石卷先生也说过,她是现在东中央分部的命脉!确实.如果失去秘种一号的她,我们现在的战力跟小小的地方分部就没有什么两样了,而且——]
佟子拼命解释道:
『要让本部把那么普通的女孩子带走,老实说我不太愿意——]
大功睁大眼睛。
[不,其实呢我知道她对特环,还有对附虫者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存在。但是该怎么说?我不太会解释我还不太了解附虫者对特环的官方说法也没有什么概念可是她看起来真的跟普通女生没有两样。我这样无能又没有危机感,果然不太好吧?啊哈哈,我真的很没用。』
大助笑了,握着行动电话的手,很自然而然地加强力道。
「谢谢你,佟子小姐。」
[夷?]
「能不能麻烦你再去采望一下诗歌呢?」
[下次我会带蛋糕过去,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喔!虽然很贵]
大助听完佟子带着几分喜悦的声音之后,结束通话。
若要说佟子这个人很神奇,她确实是一个特别的女性。虽然她总是只会注意到眼前的事物,却能在不知不觉中,比任何人都贴近事物的本质。之于土师也是一样,土师基本上处于被敌人团团包围的状态。佟子看起来虽然像是被土师的敌人打退,实际上却一直待在土师身边。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帮不上什么忙啊」
大助一边苦笑,一边小声抱怨,他心中有股微妙而不搭调的感觉在逐渐膨胀。
有点奇怪。
这次的任务充满奇怪的现象,其中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就是(虫羽)竟然知道土师圭吾的妹妹是千莉这件事。有关她的情报,就算在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当中,也算是最高机密事项之一。
但是(虫羽)确实得到千莉的情报了,而且特别环境保护局本身,也很清楚他们掌握到与千莉有关的消息。这可不单单是泄漏情报而已,而是其中一方有内好或者可能是其中一方积极地提供情报给另外一方。
还有,袭击绪里的神秘(虫)们也是,调查变成缺陷者的人物情报,才得知原来他是已失踪的西南西分部局员之一。详细的调查,现在还在持续进行中。
到底是谁,为了什么
一个穿着体育服的人影,走到思考中的大助身边。
在大助怀里断气的她,却是一脸安详,甚至让人以为她是笑着死去的。然而她的笑容不但没有拯救大助,反而在大助身上留下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痕。
「那果然杀害瓢虫的就是(郭公)了?」
有夏月的声音变得低沉许多,低着头的大助无法得知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没错,除了(郭公)以外,还有谁能打倒瓢虫?」
大助流露自虐的笑容,站起身子。
下课钟声响彻校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