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一卷 乘梦的萤火虫
  5. 第六章
  6. 繁体版

第六章
2017-06-24 11:55:13

		

6OO大助THELAST——
拖着沉重的脚步,大助走到土师身边土师倒在地上,脸上带着一如往常的轻浮笑容。
「是吗你们找到容身之处了啊实现梦想就是战胜(虫)唯一的」
地面上血滩的血量相当骇人,失去眼镜的青年,脸色比以往更加惨澹大助认为他似乎是气数已尽了。
「还没有实现,因为(虫)还在我体内,所以我才要去确认清楚」
「我衷心祝你幸运。」
土师大叹了一口气他的呼吸相当不规律,看起来很痛苦地喘息着。青年每咳嗽一次,血沫便沾染上大助的脚.
[土师,你干吗救我]
大助低头注视着青年问道.
土师扬起嘴角,说道:
[(郭公)虽然我不是为了要你施恩才救你,但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当作回报?]
[好.]
「我有话想要告诉我最爱的人至于该怎么说,就交给你吧」
土师发出自嘲的笑声,但只笑了一下,便马上又开始咳嗽。一行透明的泪水,从眼角落下。
「呵呵你知道我所溺爱的女性,她的梦想是什么吗?是希望我可以忘记她,然后去追求幸福你说,有哪个梦想比这个更难实现?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嘛没错,只要我活着怎么可能抛下世上唯一的亲妹妹所以——]
「我会转告她的。」
大助转过身去,背对着土师说道:
「我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好好转告,但是我一定会转告她,我答应你。」
[谢谢.」
土师的声音已经微弱到几乎听不见了,大助用无线电发出救助信号,医护班应该马上就会赶到吧?但至于能不能赶上?恐怕非常不乐观。
大助其实想问问青年.
(虫)真的是敌人吗——
是(虫)让拥有相同梦想的他们相遇的。他不认为自己与诗歌、利菜能够结识,只是单纯的偶然.
不过,算了
答桉要自己去确认。
相对的,大助说出别的事情:
「圣诞快乐,能遇见土师真好。」
他走过表情非常安详的土师身边
却有三道人影挡在他面前。
大助毫不迟疑地继续走。
[HARUIKO,让开」
大助恢复成(郭公)的表情之后
[(郭公),你还活得不够久啊?」
对方以低稳沉重的嗓音说道。
那是个留着一头火红色头发,并用类似胶带的东西缠住脸孔的青年。高大的身材披着厚重的皮大衣,两只手插在口袋里面。他那威风凛凛、抬头挺胸的站姿,就像是过往的英雄凋像一般,散发着超脱现实的存在感。
HARUIKO——率领与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以及(虫羽)并驾齐驱的附虫者组织的年轻领袖。虽然他的真面目充满谜团,大助却跟他接触过几次。
[(郭公),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站在HHARUIKO身边的少年,久濑崎梅一脸正经地问道。
一位跟梅一样站在HARUIKO身边,约莫不到十五岁的少女,静静盯着大助的脸看。她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头黑长发,以及全身统一的黑色服装。虽然长得很可爱,她的脸却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大助依稀记得女孩的名字叫做榊遥香
「不用你们管。」
大助丢下这句话,便打算从HARUIKO身旁走过。
但是,HARUIKO别具含意的笑声却让大助停下脚步。
「如果你想去(冬萤)身边的话,那我会当场杀了你。现在就让那个女人和你见面的话.还太早了点.]
大助和HARUIKO互瞪。
「我只是去作个了断,我才不管你有什么打算。」
「了断啊」
「我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下次再陪你玩,让开。」
「0K,我就是想听你说这句话。毕竟要是没有你,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大助和HARUIKO在极近的距离下擦肩而过,彼此都没有瞧对方的脸一眼,表情却是截然不同。
露出狂傲笑容的红发青年,对拚命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走动的大助说道:
「我也认真地想得到(冬萤)了」
大助停下脚步,但是马上又再度踏出步伐。
「随你便。那家伙我们已经不会输给任何人了。」
白色雪花从越离越远的两人头上飘落。
6Ol诗歌THELAST
某种冰冷的东西,触碰到倒在地上的诗歌脸颊
下雪了呢
诗歌忘了自己侧腹正在流血,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在心中喃喃说道。
白色萤火虫彷佛像要守护倒下的诗歌,依然持续跟防风眼镜人们作战着。但是,已经不会像刚才那样毫不留情地层开攻击了。诗歌如同蒙上一层薄雾的眼中,发现萤火虫的身影,看起来似乎带着几分迷惘。
为什么我还活着呢
诗歌从刚才就一直使用(虫)的力量。就连四年前,也不曾一口气用过这么多能力。
无数雪白的结晶,降落在少女身上。
大助
诗歌潸然泪下她觉得利菜叫她别哭这句话,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大助还在游乐园等我吗?
利菜现在怎么样了呢?
诗歌想起两人的脑海中,又浮现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身穿漆黑色长大衣的少年虽然迷惘,却仍笔直地注视着诗歌-
你的梦想实现了吗?
诗歌想起在美术教室再次见面的(暴食)所说的话。
(郭公)(郭公)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吗?
以偌大的防风眼镜覆盖住面孔的少年,是跟诗歌有着同样梦想的.在寻找着真正容身之处的附虫者。
他现在在哪里,又想着什么呢?
他会不会有女朋友在圣诞节陪他约会呢?如果没有的话我陪他一天,似乎也不错呢——
诗歌想到这里,不禁嘻嘻地笑了
不过这种想法,有点对不起大助呢:
天空依旧不断地飘落白雪,看不见繁星的漆黑夜空,铺上了白色的地毯。
诗歌突然有种地面和天空颠倒过来,自己飘浮在天空中的错觉。
好漂亮——
诗歌放鬆铁青的嘴唇。
这时候,她身边的雪白萤火虫更加闪耀了。
简直像是因欢喜而颤抖一般,全身放出比雪花更皓白的白色光辉。
发生什麽事了?
脸颊抽动的诗歌,望见一名少年突然闯入自己的视线。
面无血色的少年抱起诗歌.——
(郭公)?
诗歌一瞬间这麽以为。
但并不是。少年在诗歌逐渐矇胧的视线中,用力地紧紧抱住诗歌。
诗歌发现自己竟然认错了人,觉得可笑。
我果然是个坏孩子竟然把大助错认成别人
诗歌一边在心中道歉,一边感受到自己内心充满着温暖的情怀。
[大助我好想见]
诗歌觉得泪水对自己的脸颊来说,真的是非常温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