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十三卷 梦醒的迷宫<下>
  5. 第五章
  6. 繁体版

第五章
2017-06-24 11:55:13

		

5.00 The others
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临时本部,一下子重返寂静。
对于魅车八重子所阐述的事实,好像还未能立即反应过来。看着魅车的人们,脸上流露出惊愕和困惑,以及愤怒。
「你、你这家伙……故意拟定了会失败的作战吗!」
副大臣想要扭住魅车。
「怎么会?」
面对着“锁之微笑”,副大臣的动作顿时停下了。
「为了歼灭“C”,我觉得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阻止“C”的进化有着足够的可能性。没错——要是现存的一号指定们完成了各自的使命的话,结果肯定会不一样的吧」
从扩音器中传出的附虫者们的悲鸣,回荡在帐篷中。
「可是,他们却输了。新生的一号指定“C”获得了胜利」
对于魅车来说,“C”的急速进化出乎了她意料。证据就是受其影响,她自己也差点死了。
「“C”她迟早会变得能够把一般人的梦想完全引导出来的吧。再把“原始三只”全部吸收的话——我确信她连产生附虫者也能做到」
是现在的一号指定,打倒身为突然变异的“C”。
还是作为新世代一号指定的“C”,把旧世代的附虫者们全部驱逐。
如果要说期望着哪边,将无疑会是后者吧,但是——。
「我和“照”约好了,这个作战结束之后将会认定她为一号指定。这并不是骗她,而且实际上的确会变成那样的吧」
面对此次危急,魅车认真地致力其中。
和至今为止没什么两样,接下来也永远不会改变。
认真地——继续追求着“不死”罢了。
「今后“C”会把不是附虫者的人变成附虫者,而且就算是缺陷者和死者也能将其再次唤醒——」
至今为止所热衷的研究的其中一个结果,现在成形了。
这其中没有胜败。
「因为大家将平等地“不死”——谁都可以成为一号指定」
并不是由魅车选择的。
而是由附虫者他们自己,还有不是附虫者的人们决定的。
因为他们没能打新生的一号指定“C”,也未能阻止魅车。
「好过分……」
这么嘀咕的,是情报班的附虫者。他是个未能前往决战之地的,低编号指定的战斗员。
「真遗憾。我明明还是一如既往地,这么爱着附虫者」
轻轻地抚摸着,瞪着自己的部下的脸颊。
「不如说你们真正的同伴,只有我才对。至今为止都被别人惧怕,迫害着不是吗?今后,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因为大家,都会变成附虫者这种怪物的」
疼爱了一会附虫者部下,魅车回头面向各支部长们。
「——好了,那么撤退吧。各支部请把残存的战斗员集合起来」
「咦……」
对着发出没出息声音的岳美支部长,魅车命令道。
「作战结束了。这个临时本部迟早会被“C”发现的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更安全的地方,移动到那边去吧」
魅车的研究也会继续下去。
不管怎样会变得对“C”束手无策的吧,但观察必须要继续下去。
「等、等等……!我说过你没有指挥权了吧!」
「除了我,还有谁能够处理好附虫者这种怪物的呢?」
魅车这样询问副大臣。
刚才询问谁能代替自己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把手举起来。
而且眼下——副大臣也没有再说出第二句话。
「在、在作战中的——」
从地板上传来了,颤抖着的声音。
「现在也还在战场上战斗着的他们,要怎么办才好……!」
脱力地跪在地上的人——五郎丸柊子大喊道。身为东中央支部的支部长代理,被贴上无能标签的女性,能从她脸上看见泪痕。
「你没听见吗,五郎丸支部长代理?」
魅车俯视着柊子,用像是告诫着孩子的慈母般的声音说道。
「我已经说了,作战结束了」
「不……才没有,结束呢——」
说着像是不懂事的孩子般的话,柊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一直相信着……前去执行作战的附虫者一定能够获胜。而且,就算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相信魅车副本部长——你也应该还残留着作为一个人想要去正确引导附虫者的心……」
「你并没有想错。我也有想过他们可能会获胜。作为,一个人呢」
「不,你——既不是人也不是附虫者。而是更加恐怖的某种东西」
柊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就在这个时候。
『作战1,已经无法继续了……!』
扩音器中传来少年的声音。
是东中央支部所属的“月姬”——绪方有夏月的声音。
『我们从此刻起——将开始进行预备作战!』
帐篷内,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他说……预备作战?」
以岳美支部长为首的其他支部长们,一起回头看向了魅车。
「……」
魅车并没有收起微笑。
至始至终保持冷静。
至始至终保持微笑。
可是——。
「我——什么也没听说」
她,如此低语。
5.01  Another OPS1
赤牧市的地下深处,中央本部地下要塞的最深部。
「作、作战1……失败……」
朝着向本部如此报告的“照”一行人,复苏者们一齐袭了上去。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啊!」
咆哮着的是“霞王”。披散着鲜艳的金发,使出剩下的全部力量造出霞之壁。在真琴她们敢死队被大卸八块的千军一发之际,挡住了如雨点般的攻击。
在保护敢死队的霞雾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虫”、“虫”、“虫”——。
本应在那前方的敌人,超种一号“C”也不见了踪影。
「那、那个是“C”吗……?还是说是幻影……?」
真琴看到的“C”——戴着发光王冠的裸体少女,用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看了敢死队。但是下一瞬间,她的身姿就伴随着噪音一起消失了。
如果“C”本人不在这里的话,那我们来这里的意义——。
在流着绝望的眼泪的真琴旁边,“玲玲”大喊。
「妖、妖精从背后过来了……!」
「毒、毒毒拳!」
“四叶”张开毒雾,牵制妖精。
但是“霞王”和“四叶”的体力早已到达极限。
「这、这群混账东西……!」
「撑、撑不住了……!」
“霞王”的霞和“四叶”的毒雾,没一会就被削尽了。
「看我把你们通通射穿!」
“月姬”大叫着,跳到前面——。
「……!」
就像退潮似的,“虫”的大军后退了。
代替出现的,是真琴他们也曾经见过的附虫者们。
所有人都是特殊型附虫者。像乐队指挥那样挥舞着手臂指挥着他们的,是在堆积成山的电缆上站着的狮子堂戌子。
在完全夺取了真琴他们的剩余体力后,发起了远距离攻击。
「呀啊啊啊!」
「咕啊……!」
「呜喔喔!」
虽然敢死队的队员各自采取回避行动,但这却中了敌人的下怀。
「不行……!分散开的话,就会……!」
真琴的叫声,已经太迟了。
宛如在地狱深处被成群的魍鬼咬住一般——。
就像在看加速了的影像那样——。
分散开来的同伴们,都被刻上了鲜红的伤痕。
「请、请下令撤退——」
真琴虽然如此下令,但她知道这是没用的。“玲玲”大喊道。
「叫我们往哪里逃啊!退路全都是妖精啊……!」
唯一出入口的后方,被由“C”的能力制造出来的妖精挡着。
面对压倒性数量的敌人用尽了力气,连退路都没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琴他们,将会死在这里——。
已经没有逆转的方法了。今天,在这个地方,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精英们将会全灭。
在如此确信,连抵抗的力气也消失了的时候——。
「作战1,已经无法继续了……!」
“月姬”大叫道。
这种事,早就知道了。
「我们从此刻起……将开始进行预备作战!」
听到这句话,身体僵住了。
预备作战?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人家可,什么都没听说过——。
「——了解!」
回答他的,是令人意外的人物。
是“兜”。
「在来这的途中用掉太多力量了。因此只能撑一分钟」
巨角独角仙就像融化在空气中一样地消失了。“兜”的样貌开始发生变化。
感到惊讶的只有真琴、鯱人、“樱”这几个人。以“月姬”为首,“火巫女”和“舞舞”以做好觉悟的眼神看着“兜”的变身。
东中央本部……!到底打算做什么——。
背着指挥官真琴,东中央支部的家伙们似乎在密谋些什么。
在这只能绝望的状况下还想干什么吗——真琴根本无法想象。
「——」
“兜”——不,不明身份的某人完成了变身。
看着其身姿,真琴无语了。“霞王”她们也睁大着眼睛一动不动。
复苏者们一起扑向停下了动作的真琴他们——并没有这样。
就连敌人——指挥着它们的狮子堂戌子,也突然停下了动作。虽然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说不定是本能上的恐惧让他们停止了动作。
黑色大衣和防风镜与还是“兜”的时候一样。但是头发像角一样倒立的样子,在场所有人都不会看错。
「——要上了」
火种一号“郭公”。
本应成为了缺陷者的恶魔,再次出现在了真琴他们面前。
这次,并不是真琴的错觉。
不——在来这的途中所看到的郭公,也并不是看错。
「你这家伙……!」
回过神来的“霞王”,她那布满血迹的脸扭曲了。
「是模仿者吗!」
真琴吃了一惊。
如果不是看到眼前这变身的景象,会感到更加混乱吧。曾经听说过有能够自由变身成别人,被称作模仿者的附虫者。
真正的“郭公”,明明不可能在这种地方。
全身浮现着绿色花纹的“郭公”——不,模仿者踢了一下地面。从呆立着的复苏者们之间穿过,冲到“舞舞”身边。
『有一分钟的话,就足够了哩啦!』
抓起说出精神饱满话语并咬了舌头的少女,模仿者瞪着的是——。
超种一号“C”。
“C”就那么在“床”上躺着,回视模仿者。
踢击地面,模仿者冲向“C”。复苏者们挡在了模仿者的面前。
「各位,虽然知道大家都很辛苦,但还请各位支援模仿者!」
「“发射”!“发射”!」
“月姬”和“火巫女”对模仿者进行支援。
虽然不太清楚情况,真琴也扔起了仅剩的无线扩音器。
「感觉遮断!——到底,怎么回事?想干什么?」
「当然是,打“C”——」
“月姬”大喊着。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如果做不到的话……就执行为了生还的预备作战!」
「所以说啊,那个所谓的预备作战到底是什么!」
一边保护着支援模仿者的真琴他们,霞王怒吼着。
根本赢不了,不在这里的“C”。
在深深明白这点的前提下所执行的作战,到底——。
「喔喔喔喔!」
模仿者用着“郭公”的声音大吼。缠绕着绿色光辉的拳头把眼前的“虫”打碎,终于来到了“C”的面前。
「——」
两名一号指定,隔着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互相瞪着。
就算逼到眼前,“C”还是一动不动。依然躺着透明的床上,用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注视着模仿者。
「……虽然感觉不到呼吸,但总觉得好像不太妙。还是别碰为妙啊」
面对着一动也不动的“C”,模仿者背过身去。
『开始入侵哩啦!』
从“舞舞”挥舞着的双手喷出大量的液体。
半透明的液体把“舞舞”自己和“床”覆盖了。真琴虽然是第一次看得这么真切,不过那个不定形的物体,应该就是“舞舞”的“虫”了吧。
『小丫头安全系统的习惯,要是还和在东中央支部时一样的话哩啦……!』
在半透明液体的表面,浮现出发光的记号和数字。
「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啊!」
模仿者从复苏者们手中保护着“舞舞”的。
『咿、咿呀,“郭公”!——不对!求你别用那个声音来催我哩啦!』
「入侵……打算从那个“床”里偷什么东西吗?」
面对真琴的问题,“月姬”不知为何痛苦得歪着脸。
「为了让所有人活着回去,只好这么做了……!」
「——唔……!」
模仿者身上发生了异常。
变成“郭公”的手忽然间扭曲,想要变回本来的样子。
「还没好吗,“舞舞”……!」
「找、找到啦!虽、虽然应该就是这个了——但是这么做的话,模仿者你说不定会……」
「——就算再也变不回去,也没关系。已经做过告别了」
模仿者的身姿,从“郭公”变身成纤细的少女。
不——是在这只有死亡和绝望的气氛的战场上,露出看开了的笑容的少女。说不定这副样子,才是模仿者的原本姿态。
「能够把谎言变成现实的话,就足够了」
看着模仿者的毫无迷惘的笑容,“舞舞”咬紧了嘴唇。用缠绕了自己的“虫”的手臂,触碰了模仿者。
『将立花利菜——瓢虫的梦想传送给模仿者!』
再一次地。
包括真琴在内的所有敌人和同伴,都僵住了。
和模仿者变身成“郭公”的时候一样。
不,只要是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战斗员,作为宿敌的那个名字比起“郭公”更让人动摇。
「你说——瓢虫——」
真琴嘶哑的声音,消失在巨响和地鸣声中。
是白鲸,还是说潜水艇——从电缆的海洋中浮现的东西,有着让人产生这种错觉的巨大身躯。那种压倒性的存在感,让真琴他们感到战栗。
巨大的七星瓢虫。
居然会有再次看见其身姿的一天,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只要是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附虫者,都不会想看见第二次的吧。
另一方面,如果是“虫羽”的话——可能会为伟大领袖的复活而落泪吧。
「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站在有着七个斑点、深红巨躯的“虫”背上的——。
是瓢虫。
真琴曾经也因为支援其他支部而和其对峙过。眼前的少女和那时候一样用狐狸面具遮面。连背后的斗篷也完全一样。
「要逃了哟!」
那让人火大的动听声音,也毫无疑问是瓢虫。
最先回过神的,是“火巫女”。
「大家,快到瓢虫的身边去……!有夏月君也是!」
“火巫女”牵起呆站着的少年的手。
「啊——嗯、嗯……」
记得“月姬”曾经是“虫羽”的成员。而且还是瓢虫还在的那个时候的成员。虽然说是他们自己希望的发展,但也藏不住心中的犹豫。
「大家,快上来!」
鯱人用瞬间移动把四散的敢死队成员一个个带了上来。真琴也在被他抓住手腕的下个瞬间,乘上了七星瓢虫。
「和你,应该还会再见面的吧」
瓢虫和“C”。
又一次,两名一号的视线在一瞬间交错在一起。
但是,两者之间没有发生激战——。
「……!」
真琴他们所乘坐着的七星瓢虫,张大了翅膀。仅仅如此就有很多的“虫”被吹飞了。而且——。
「碍事!」
看不见的爆炸,把周围的虫打成粉碎。铺紧在地面上的电缆飞了起来,最深处的墙壁产生出巨大龟裂。——一动也不动的,就只有“床”和“C”而已。裸体少女的头发完全没有随风飘动。
真琴他们所乘坐的七星瓢虫,把复苏者们的“虫”打散。像重战车一样突进的瓢虫,没有人能够阻挡。
不料,金色的白风蝶和妖精堵住了出口。
七星瓢虫毫不犹豫地突进——张开了巨大的下颚。
「——!」
电光四溅。
七星瓢虫从头上把妖精咬住。完全不理会被电击电焦的口器,接二连三地把妖精们击退。
就这样——真琴他们终于成功逃出了“C”所在的空间。
「得救了……吗……?」
真琴无意识嘀咕着。
在七星瓢虫背上的敢死队,每一个任脸上都染满了血迹。也有受伤,失去了意识的人。不过——没有死者。
「真、真的是——利菜吗?」
带着狐狸面具的瓢虫,回头看向用战战兢兢的声音发问的“月姬”。
「你终于愿意战斗到底了啊,蜉蝣」
「……!」
“月姬”的表情扭曲了。真琴看不出来他是高兴,还是悲伤。
「是、是真真正正的瓢虫的记忆和梦想哦。并不是什么想象……为了接受如此强大的思念,模仿者可是做出了变不回自己的觉悟……」
“舞舞”发言了。她的脸色铁青,是因为受伤了吗?
真琴怀着无法相信的心情,将手搭在了防风眼镜上。
「听、听得见吗,本部……?无法相信……瓢虫复活了……」
由于太过出乎意料的事情,头脑都混乱了。
但是唯有活下来了这个事实,切身体会到了。
「得、得救了!我们所有人,谁都没有死,现在准备返回!」
这样就能够重整旗鼓了。
而且,还是得到了瓢虫这个无上战力的基础上。
因为这一喜悦而颤抖的真琴,完全没有注意到。
『本应是——瓢虫的』
低着头的“舞舞”的颤抖以及——。
『可是在她的梦想上,就像是被依附着一样,混合着很多梦想……』
那,快要消逝的低语。
5.02 Another OPS2
黑菱市的地下,缺陷者收容设施。
通称“牢狱”。
为了达成作战2的HARUKIYO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睡美人”的身边。
他们也成功唤醒了,沉睡在茧中的少女。
但是,那所招致的结果是——。
「啊……」
泛着银色光辉的枪,贯穿了呆呆站着的久濑崎梅的胸膛。
近距离目睹的“睡美人”ARISU,她面容端庄秀丽。一丝不挂的身上,银色的花纹散发着光辉,其中一只眼被染成了银色,连一头长发也发出银色光辉——而且现在,如果她没有冷酷地杀死梅的话,完全可以将她称为引人眼球的美少女。
「ARISU——」
在睁大了眼睛的梅的身体上,出现了裂纹。
伴着尖锐声响碎裂的,不是梅———而是背上嵌着巨大镜子的镜虫。随后,在粉碎了的镜虫的对角线上,又一只镜虫出现了。
「HARUKIYO!HARUKIYO!」
在新出现的镜虫面前方现出身姿的梅,大声地喊道。
被称作为炎之魔人,以不败为荣的一号指定附虫者,已经满身疮痍的倒下了。他全身满是撕裂的伤口,面朝下地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不只是HARUKIYO。
他的同伴——不,他的友人们也都早已处于无法战斗的状态。魔女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玛利亚和圣诞老人,甚至连榊遥香都伏倒在地,发出着微弱的呻吟。
勉强没事的只有梅,以及另外一个人。
「——你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梅无法继续容忍,瞪向如天象仪般的空间的一角。
穿着垂耳连帽风衣的人,正缩着身体在颤抖着。既没有出手搭救梅他们,也没有从正面与ARISU展开对抗。
「明明是为了救你,遥香和玛利亚才庇护你的!」
HARUKIYO说了要保护垂耳兔帽。为了实现他的话,梅他们全力地在守护着垂耳兔帽。
可是,这家伙却害怕着ARISU,只是一味发抖什么都没有做。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向着正在痛斥垂耳兔的梅,ARISU水平挥动了下枪。
枪上喷出的银色鳞粉,一边掀起地面一边向梅袭来。
「可,可恶啊!」
梅在自己面前生成了一只镜虫。
被镜子映出的鳞粉,向着ARISU反射回去。
「——」
ARISU瞬间就制造出了鳞粉的障壁。随即,另一处又出现了一只镜虫,改变了鳞粉的前进路线。经过接连出现的镜虫的反射,鳞粉攻击从背后向ARISU袭去。
ARISU将银色的枪插向了地面。
「呜哇啊啊!」
从地面喷出的鳞粉将梅抛向了高空。从背后袭向ARISU的鳞粉,也不费周折地消散了。
「可、可恶!」
在就快撞上的天花板上布下镜虫。镜中映出的梅的身姿,经过在其他角度上出现的镜虫的反射,传送到了地面上的镜虫前。
「唔——」
ARISU逼向了,刚落地的梅的眼前。
没有时间回避的梅,身体被从头劈成了两半。
「——我说HARUKIYO!」
就像刚刚一样,一瞬间移动到别的地方,梅继续叫喊着。做为替身被一分为二的镜虫,在ARISU的面前碎成了粉末。
刚才那只是最后的替身了。如果“虫”再被杀掉的话,就算是属于操作复数只“虫”类型的梅,也不可能平安无事。
「快救救我们啊,HARUKIYO!」
逐渐成虫化的ARISU的强大程度,简直就是怪物。身体的一部分还没有染上银色,正是宿主的生命还勉强维持着的证据吧——当她全身都发出银色光辉之时,死的不止是她自己。
梅他们,以及在地面上那些毫无关系的人们,也都会成为“它”的饵食吧。
而且,最糟糕的危机不仅限于ARISU。
「……!」
仿佛被冰冷的手摸了脖子一般,恶心的感觉从身后传来。
回过头去,ARISU所沉睡的茧中,有什么黑色的东西正在向外溢出。
「“不死”——」
正如HARUKIYO所说。
——跟来的话,大概会死。
梅他们,现在要死在这了。不论怎么想,都找不到逆转的可能。
他们触碰了不能触碰的东西。
而受到这报应的,将会是这个世上的所有人。
那灾厄或许会降临至全世界吧——。
「HARUKIYO——」
在这让人绝望的状况下,从梅口中漏出的话语,依旧只是那个名字。
「别再装死了,赶快起来啊!」
「——别说出來啊,蠢货」
在现在似乎立刻就要杀掉梅的ARISU的背后,高个子男性的身影与其重叠了。
ARISU反射性的转过身去,但——。
「——!」
仿佛陨石撞击一般的冲击袭向了整个天象仪。而且那冲击并不是从空中袭来,而是来自横向的。冲击波弹开了周围的空气,强烈的热风将沥青残骸横扫一空。
HARUKIYO缠着火焰的拳头,命中了ARISU的下颚。
梅很清楚。这是炎之魔人的——全力的一击。
「喂,真的要死了也能叫装死么?」
连濡湿全身的鲜血都被烤干,HARUKIYO露出了无畏的笑容。虽然一眼就能看出他已经受了重伤,但是他的双眸却燃烧的越来越烈。
「HARUKIYO……!」
梅眼角涌起了泪珠,看着那个男人。
魔人才没有死。他不可能会死的。
所以他才是HARUKIYO。所以他才是一号指定。
「——」
ARISU的身躯稍稍摇晃了下,但随即便打算挥动长枪。
但是,她没能做到。
因为HARUKIYO已经将其紧紧握住了。
「灼烧吧」
在笑着的魔人手中,枪一瞬间就被染成了赤红色。
抓着枪的ARISU的手,被急剧烤焦。手掌被灼烧冒出黑烟。
「——」
ARISU的眼神变得严肃,将手中的银枪又一次染回银色。
从枪上喷出的鳞粉,反而将HARUKIYO的手臂撕裂。魔人带着一丝嘲讽笑着。
「哈哈——!」
魔人与ARISU。
在握住同一把枪的两个一号指定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殴斗。
两者的拳脚伴随着轰鸣声与冲击波打向对方。
就算一直有用热波保护着身体,但以同化型做对手的肉搏战终究还是处于劣势。虽然最初能与之抗衡,但很快HARUKIYO就处于了劣势。
「……HARUKIYO……」
看着一转眼便陷入单方面被打状态的HARUKIYO,梅发出了呻吟。
虽说HARUKIYO重归战场,但状况依旧没有发生改变。
梅始终无法想象出,能在这种情况下生还的景象。
可是——。
「——这家伙由我来挡着!你差不多也该给我开工了吧!」
HARUKIYO一边吐着血,一边满脸期待地笑道。
「你这个,大骗子!」
魔人究竟在说什么,梅没能立刻明白。
但是注意到在视野的边缘处啪嗒啪嗒跑动的身姿之后,吃了一惊。
垂耳兔帽在沿着墙边跑着。绕着避开战场所朝向的目的地是——。
ARISU的茧的残骸。
向外爬出的黑色的“虫”——熊虫大军的面前。
「哎?喂,喂,那边很危险啊!」
垂耳兔并不理会梅的制止,接近了熊虫。然后脱掉了连帽风衣,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一瞬间,还以为是女生。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梅知道这个人。
「你想做什么?这样的展开我可没听说过!」
南金山叶音——。
他的真实身份,梅早就察觉到了。所以才骂他是没用的东西。
叶音是宣称可以消除附虫者的“虫”,欺骗了无数人的骗子。通过那样聚集起来的集团,规模增长到快要威胁到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以及“虫羽”的程度——但是突然像肥皂泡一样破裂消失了。
「你靠近那家伙,又有什么用啊!」
叶音。在他以及模仿者身边聚集成的附虫者们——叶音教团的成员们察觉到了。
察觉到叶音别提什么消除“虫”了,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的这一事实。
而说出这个事实的——不是别人,正式叶音自己。
「你带给我的那家伙的信上,写着很有趣的东西啊!」
HARUKIYO一边被ARISU殴打着,一边笑道。
「说是只要把你带到“不死”的身边,谎言就会变成现实呢!」
熊虫爬向了渐渐接近的叶音。就像要啃噬掉这身材娇小的少年一般,从脚部开始向上爬去。
「来吧,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就做给我看看,叶音大人!」
叶音教团的教主,缓缓地在原地跪下了。
像在向什么祈祷一般双手紧握,动着嘴在说着什么。
他似乎无法说话。但是梅通过他嘴唇的动作,读出了他无声的话语。
——再见了,小环。
熊虫大军迅速吞没了如此低语的叶音。
「将,将谎言变成真实什么的……那怎么可能做的到!」
梅看着变成了黑色团块的叶音,大声的叫喊道。
叶音所说过的谎言,只有一个。
那就是——。
「消除“虫”什么的,怎么可能做——」
就在梅正打算采取行动救叶音的时候。
在本是叶音的黑色团块旁,产生出了小小的光亮。
那是能让人感到柔和温暖的光。那光渐渐变大,变成了一个形状奇怪的物体。
发出白色光芒的大树。
仔细看便可以发现,树干像在胎动一般在抖动着。
「这,这是什么……?」
看着这甚至让人感到神圣的巨大树木,梅不禁屏住了呼吸。
枝繁叶茂的枝头上,悬挂着唯一一颗果实。
是一颗苹果。
「这,这是“虫”么?这样的虫,我是第一次看见……」
奇异的光景并不仅是如此。
在温柔地散发着光辉的苹果树前,熊虫们都停止了行动。刚以为熊虫被温柔的光照射着变得沉默了下来,熊虫们就像被什么东西招吸引一般,向树上爬去。
啃噬着叶音的熊虫们也都一齐向树爬去。
「……」
再次出现在眼前的叶音身上,全身布满了咬伤。但他并没有因疼痛而扭曲表情,依旧静静地维持着祈祷的姿势。
所有的熊虫都爬上了树,向被苹果吸引一般爬到了枝头上后——。
「骗、骗人……」
从梅的口中不禁传来了感叹。
爬上枝头的熊虫聚集在一点,凝缩起来——变成了一个黑色的苹果。
熊虫大军改变形态,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苹果不断增加。
「——」
然后,所有的熊虫终于都变成了挂在枝头的苹果。
完成了任务的苹果树,留下炫目的光辉缓缓消失了。
剩下的叶音,保持着祈祷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为了封印“虫”的……“虫”……?」
梅终于明白了,叶音至今为止没有放出他的“虫”的原因。
他的“虫”不用说是战斗,就连移动一下都做不到。
绝对不会伤害别人的“虫”——。
梅至今都没见过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不论是什么人,都会有着与他人斗争的斗争心以及想要战斗的意愿。但是叶音他却没有那。——那样的人,除了他以外究竟还会存在吗?
「哈哈——!不是挺能干的么,叶音大人!」
魔人笑了。
「那么,我这也分出胜负吧!」
魔人在笑,但是——。
他已经遍体鳞伤了。
现在手上已经用不上劲了吧,抓住枪的手终于松开——。
「HARU——」
梅看见了。
ARISU的枪,深深地贯穿了HARUKIYO的胸膛。
但是——。
「在恢复理智之前先再去睡个回笼觉吧,ARISU」
魔人紧紧的握住了燃烧着的双拳。
那一瞬间,在梅的眼中——HARUKIYO看上去似乎半个脸都被火焰包住了。不,与其是说被包住了,不如说脸自身变成了火焰,右眼就像太阳的黑斑一般漆黑——。
「喔啦!」
熊熊燃烧的双拳,从左右两边击向了ARISU的太阳穴。热波与冲击波击向了少女的头部,余波使得天花板与地面裂开了一字形的龟裂。不止是天象仪,甚至让人觉得能传遍整个黑菱市的轰鸣声使得空气震动着。
「——!」
正面接下攻击的AIRISU张大了嘴,发出了无声的叫喊。
那就是——胜负的付出。
在满身疮痍,艰难站立着的HARUKIYO面前,ARISU倒了下来。
一号指定的对决,现在结束了。
不但“睡美人”觉醒,而且“不死”又一次被封印——。
梅,还活着。
「得救了……?我们还活着……」
与太过安心而落泪的梅相反,HARUKIYO显得很平静。
「啊啊……又活下来了呢」
将自己身上那已经破破烂烂的夹克给ARISU披上,HARUKIYO用肩扛起了她。然后就那样走向了叶音。
「对,对了,叶音……!不是挺能干的么,叶音大人!」
梅也跑向叶音。
但是,少年依旧保持者祈祷的姿势纹丝不动。
「怎,怎么了,叶音大人?」
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梅面前,HARUKIYO窥视着叶音的脸。在做了触摸有伤的脸颊,在耳边说话等各种尝试的最后——。
HARUKIYO把手放在少年的额头上,放出了短短一瞬的热波。
叶音失去意识,倒了下来。
「哎?怎,怎么了?」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让他睡下比较好。」
简短说完之后,HARUKIYO把叶音架在了空着的那半边肩上。
梅恍然大悟。
就连作为一号指定的ARISU都付出了一同沉睡这一代价。封印住了那种程度的威胁,叶音不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
「如果她知道是找人代替她之后才被叫醒的话,这女的究竟会有多吵吵……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痛」
不止是头部,全身都是伤的HARUKIYO看上去就很痛,但本人却似乎一点事都没有。
「HARUKIYO……你没事的对吧?」
梅战战兢兢地问道。
但是——。
「啊啊?你指什么?」
转过身来笑着的魔人,他的眼神不允许再问下去了。
「没,没什么」
梅摇了摇头,含糊其辞。
肯定是自己极限状态下看到的错觉吧。
HARUKIYO的脸真的变成火焰什么的,没可能的。
而且——。
「哈哈,我们的是作战2来着?——这不是大成功么!」
这么说着一边笑着的HARUKIYO,刚才应该确实是被ARISU的枪刺中了——。
看上去似乎是将身体化成了火焰使得枪直接穿透了过去。
这种无聊的幻觉,梅故意没有说出口。
5.03 Another OPS3
在当初的计划中,海老名夕应该在这里被平安解放。
因为相信着“冬萤”——杏本诗歌会打暴食。
但是夕的视野中,重复发生着和想象中不同的现实。
「诗……歌——」
夕拼命地移动视线,看到了蹲坐在地的诗歌。夕周围来回飞舞着紫色的鳞粉,身体因为受到“暴食”的魅惑无法自由行动。
「“暴食”来了!保护好海老名夕!」
无视无法动弹的诗歌,“暴食”俯视着夕。保护着她的“波江”等人采取着迎击阵势。
「作、作战3……失败……!」
传来了“兜”将手搭在防风镜上,想本部报告的声音。
「呵呵——又要妨碍我吗?」
“暴食”又变出无数的“虫”,唆使它们攻向地上的附虫者们。
不可能敌得过数量和体力都是怪物般的“暴食”。即使“虫羽”和特环的附虫者们全力抵抗,保护夕的队形也被逐渐削去。
「诗歌……!」
即使夕叫她,诗歌也一动不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这点的方法——现在的夕,没有。
「来吧,小夕。让我听听你的梦想?」
“暴食”妖艳地笑着。
「我、我的——梦想是……」
夕的嘴巴,擅自动了起来。
「不行,坚持住!」
大锹回头对她叫道。
但是就算坚持住,又能怎么样呢?
既然诗歌败下阵来,那么就失去了希望。这样下去只是一味增加牺牲,说不定会落得全灭的下场。
已经没有了——坚持的意义。
「已经——不行了……作战失败了……」
不想看到附虫者为了自己受伤。
放弃吧。
这么想着,使尽了最后的力气。
「所以——请、去吧……!初季……千晴……!」
被“暴食”的虹色眼睛吸引着,就那么面无表情地大喊道。
初季和千晴飞舞在空中,持续对“暴食”发出攻击。但是“暴食”飘来飘去地躲开,无法对其造成伤害的二人突然停下。
「不用管我了……!请执行下一个作战吧……!」
在周围战斗着的附虫者们,吃惊地回头看过来。
“波江”满脸是血地,注视着“夕”。
「——你说,下一个作战?」
「怎么回事?」
就连一直保持冷静的大锹,好像也动摇了。他停下了攻击。
露西菲拉看着手机,吃了一惊。
「初季!千晴!同意了!请立即放弃这个战场,前往下一个预定地点—!」
「!」
听到放弃战场这个词,所有附虫者都倒吸一口气。
就连初季和千晴似乎也一脸困惑。就那么滞空着一动不动。
「但是……把夕也给我带到这边来,混账!——她这么说—!」
如果夕没有被“暴食”魅惑着的话。
一定会睁大双眼的吧。
夕也,前往那里。——这一点出乎意料。
「——了解哟!」
用最棒的笑容做出回应的初季,样子发生了变化。
和风衣一体化的鸦蜻蜓的翅膀,像是要炸裂开般地膨胀到两倍以上的大小。浮现在脸上的黑色纹路,连缠在头上的头巾侵蚀了。一瞬间,表情痛苦的少女背后,浮现出红色女王蜂的轮廓。
「……!」
包括“暴食”在内,战场上所有人的时间都停止了。
初季的飞行速度,快到让人产生出这种错觉。本以为自天空朝地面落下了一道黑色闪电,但下一瞬间夕已经高高飞舞在空中。
初季抱起夕,飞翔着。
「啊啦,竟然夺走我的食物逃跑——」
“暴食”的声音不一会,就被抛在了身后。
感觉不到迎面吹来的风。由于过强的风压,与其说是风,不如说是坚硬的墙壁。即使如此初季也抱着千晴和夕,撕裂风壁前行。
「太乱来了……如果一次性使用这么多力量的话——」
「这、这种时候不乱来的话,要怎么办啊……!」
在痛苦呻吟着的初季的前方。
赤牧市的天空中,一瞬间出现了什么。
那是紫色的“虫”——背上埋入了镜子的镜虫。
「——坏孩子呢」
「哎?」
这之后,初季她们再次到达了美术馆。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初季的动作停下了。
不知为什么,一瞬之间又回到了“暴食”的面前。知道的只有在初季她们身后,有着和刚才看到的一样的镜虫这件事。
「好了,让我听听你的梦想?小夕……」
「唔——我的,梦想——」
「要、要再逃跑一次了哟!」
初季回过神来,再一次加速起来。穿过袭来的“虫”群,再一次穿过赤牧市的上空。
「亚里亚……你和你的孩子,看来无论如何都要妨碍我啊」
“暴食”的低语声,从后面追了上来。
飞行速度上初季占优。两者的距离逐渐拉开,但是——。
「唔嗯嗯!」
躲过前方出现的镜虫的,初季。
但是被一个接一个出现在前进道路上的镜虫逮住,又被拉回到了“暴食”身边。
「能不能把小夕还回来呢?」
“暴食”变化出的紫色“虫”群,想要抓住初季地扭上前来。
「可恶……!」
千晴被蓝色的光芒包住。初季和夕也被光芒浸透,穿过了挡在前路上的“虫”的身躯。突破了包围网的初季,再一次提速。
以事先决定好的地点为目标,小夕她们的逃亡继续着。
初季拼命地逃离“暴食”,为了避开攻击使用着“第三只”的力量。
「住——住手——」
明明想要挣开抱住自己的初季和千晴的手臂,身体却使不出力气。
「不用,管我了——」
初季的样子明显有问题。流着不寻常的汗量,咬住的嘴唇破了流出鲜血。剧烈的呼吸节奏,变成了过呼吸。
菰之村茶深的能力能够强化附虫者的能力。连茶深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个力量,反动也很大。只是用上几秒还好,被这样许可的力量——初季已经持续使用了界限的好几百倍时间。
「在那里……有被我一起带来的那家伙、和佐藤阳子哟!只要能到那里的话,小夕的梦想应该就能再次封住……!」
「让初季住手——千晴——」
「……初季」
千晴也呼吸混乱地说道。看来使用亚里亚•瓦雷的力量,也有着相当大的负担。
「“老师”他,曾喜欢着在空中自由飞舞的你——」
初季的表情抽动了一下。
「而且还说你是一个温柔的孩子……亚里亚这么说呢」
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说这些……!
如果能自由说话的话,夕一定会这么大叫着责备千晴的吧。
如果说出那些话,初季她——。
「——啊哈哈」
初季的飞行速度更加快了。一口气拉开了和“暴食”的距离。
「啊哈哈哈哈!」
从笑着的初季下巴上飞散的水滴,打在了夕的脸颊上。
让人感到温暖体温的那水滴,并非汗水。
「可不能放弃啊,小夕」
千晴对无法从“暴食”的魅惑中逃脱的夕,这么说道。
「虽然小夕不是附虫者——也一起战斗吧。这也会救到那些正拼命战斗着的附虫者们」
「——」
早已想要放弃的夕,没能说出任何话语。
想要拯救附虫者——。
明明这就是夕的梦想,夕却在一点点地迷失这之中的真正含义。
「现在比起为了期望梦想——来为实现它而战吧」
战斗。
对于并不是附虫者,不过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女孩子的夕,本以为这是和她无缘的词。
但是并非附虫者的夕,有着夕的战斗。
那战斗,说不定正是现在——。
「小夕,让我听听你的梦想?」
「唔——唔唔唔唔唔……!」
拼命地咬紧牙关,拒绝着“暴食”的诱惑。实际上无法做到咬紧,但是那种事无所谓。
一瞬间,高度呼地下降了。
初季快要力尽了。
「——唔啊啊啊……!」
使出最后的全力,初季将高度提升回来。
看着她这样子,夕更加地坚定了内心。
消耗着自己性命战斗着的附虫者,给了夕自己都不知道的力量。
曾几何时的逃亡之旅。夕、初季、诗歌三人为了逃出赤牧市的时候,也是这样。
「我、我的梦想——」
夕的嘴动了起来。
能看见遥远前方的,广阔空地了。
看着站在那里的几个人影,夕这次真的咬紧了牙关。
「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
“暴食”吃了一惊,停了下来。她率领的大群“虫”中的好几成,都如爆炸般地散去消失了。
在初季的手臂中转动身子,夕定睛看向前方的空地。
能从那里看到,三个人影。
其中一个是菰之村茶深。
茶深——在生着气。虽然从这里看不见,但她肯定因为愤怒表情扭曲着。她从三个作战开始起——不,从模仿者那里听来东中央支部计划的预备作战时起,就一只暴怒着。
在茶深旁边的,是佐藤阳子。能看到她开着行李箱,将其朝向面前的人。
剩下的一人是——。
「之后就交给我吧,你这么说过对吧……」
回忆起逃离赤牧市的逃亡之旅的话,一定会和初季诗歌一起回想起来的人。
那个少年,曾拭去拼了命将记录光盘交出来的夕的泪水,这样说道。
——之后,就交给我吧。
夕她们和那时一样战斗着,终于——。
「“郭公”!」
到达了,他的身边。
伫立在茶深和佐藤阳子身边的少年,和那时不同,没有带着防风镜。也看不出强大和可靠,只是面无表情地面向佐藤阳子。
但是,并没有看错。
那个人就是药屋大助——身为火种一号的附虫者“郭公”。
初季将转移中的他找到,并带到了这里。
「到达……了哟——」
在降落到茶深他们面前的同时,初季笑着倒下了。
「初季!」
「好慢啊!夕赶快去接受阳子的治疗!——千晴!」
茶深拉起倒下的初季,远离了“郭公”。
千晴无言地靠近伫立着的弟弟,紧紧抱住了他。
「大助——」
阳子拉起夕的手臂。移动到远处,打开了行李箱。
在打开的行李箱中,密密麻麻地画着奇妙的记号。
符号×和横向的箭头记号重叠在一起似的的记号。
羽蛇神的记号。
夕为了接受使用那个进行的催眠,从以前开始就被下了暗示,不过——。
「郭、“郭公”他,会怎样……?」
眼下却无法将视线从“郭公”和千晴那移开。于是向茶深发问。
「如果是“暴食”令“冬萤”复活了的话,那么“第三只”复活“郭公”就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对吧!而且为此的刺激我和阳子也已经给予他了——」
虽然这么说明着,但和预料的一样,茶深的声音和表情中露出怒色。
「喜欢不起来啊……从模仿者那里,虽然听来了瓢虫复活和“睡美人”苏醒的作战——但是为什么关于“郭公”什么都没说啊!」
茶深生气的理由,夕不是很明白。肯定她也有她的怒点吧。
「虽然从一开始就对提出这种漏洞百出作战的魅车也感到火大,但是东中央支部——不,那个混账家伙根本不在讨论范围内!事到如今,竟然要抛弃自己的棋子吗?」
紧拥着“郭公”的千晴身体,发出蓝色光辉。
「啊啊,找到了……这就是,大助的梦想呢——」
紧随着低语着的千晴,“郭公”也被光辉包住了全身。
看着那副光景,茶深仗着心中的怒气大叫道。
「我和你们可不一样!如果你们不要的话,就收做我的棋子了啊!」
夕也听说了模仿者他们的作战。
模仿者复活瓢虫,而叶音则暂时作为“睡美人”的替代。
就是说——。
「这样一来一号指定,就全部到齐了……!」
在这么低语着的夕的视线前方——。
“郭公”的指尖,微微动了一下。
5.04 Another OPS4
临时本部一片躁动。
魅车就那么露出着微笑,回视瞪着自己的五郎丸柊子。
「预备作战?」
岳美支部长逼问着五郎丸柊子。
「我也没有听说。怎么回事?」
「将瓢虫复活」
五郎丸柊子,斩钉截铁地说道。
帐篷内,顿时变回了寂静。
「什——」
在岳美疑惑地发问前,柊子继续说道。
「我让模仿者与敢死队同行了。从“数据库”中抽出瓢虫的记忆,由她来继承」
柊子话语的意义,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能理解。
但是只有魅车,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她知道,那是可能的。
「并且还让叶音与HARUKIYO同行了。他肯定会代替“睡美人”,将“不死”封印」
叶音。
那个名字魅车也接到过报告所以知道。虽然听说他并非附虫者,而只是一个欺诈者,但从柊子的表情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你就看准作战会失败了呢」
被魅车施以微笑,柊子摇了摇头。
「不,到底不过是预备的作战方案。因为,执行这个作战的话,模仿者和叶音……肯定不会平安无事的吧」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你接下来也还是会无能下去的哟?」
由于魅车的话,柊子眉头紧锁。
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明白了。
在魅车提出的作战中,编入了避免最坏展开的预防线。
「什么、意思?」
「因为,不是吗?“蝉蝉”的时候也是。能够排上用场的棋子毫不吝啬地使用。不管那棋子会怎样,也一定会达到目的。——这就是他的做法。模仿者和叶音会变成那样也可以说是必然的对吧」
在僵住了的五郎丸柊子的背后。
看着帐篷的入口处,魅车说道。
「干得漂亮啊。虽然多少隐约察觉到了,但完全不暴露出有所动静,差点快要对你失去了兴趣。——彻底被你骗了呢」
在只有相关者才能进入的帐篷内,忽然出现了一名青年。
瘦瘦高高的身子,以及无框的眼镜。脸色还像病人一样苍白,不过有用两只脚好好站着。
明明容貌还不错,却有着很多看起来神经质的要素。
最为神经质的——便是嘴角边露出的,冷笑。
「欢迎回来,土师圭吾支部长」
以一脸笑容祝福着那位策略家的归来的,只有魅车。
各支部的支部长由于过于吃惊,声音都发不出来。用好似看见了亡灵般的眼神,注释着瘦高的男人。
「土、土师支部长……不是还在昏睡中吗?」
岳美支部长好不容易,才问出这么一句。
「——就在刚才,我醒过来的」
伴随着冷笑,土师圭吾一上来就说起谎话。
岳美支部长他们的心情,魅车是明白的。
心里一定是想着,你早就醒过来了吧。因为从本应无能的五郎丸柊子的言行中,时不时能隐约看到他的影子。
毕竟是城府很深的土师。恐怕知道他的苏醒的,只有五郎丸柊子吧。通过这样藏起来,背地里——一点点地准备着,像模仿者和叶音这样的,或者其他更多的最后手段。
「土师前辈——土师支部长。模仿者和叶音的事……」
「你想问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他们牺牲?——喂喂,怎么可能呢。好歹相信下自己的上司吧」
土师圭吾厚脸皮地说道。由于他那轻薄口吻的帮助,就算是自己人也可能无法知道他的真意。
因为,他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相信。
和充满慈爱的魅车正相反,冷血、冷酷地达成目的——。
这边是魅车对于土师圭吾这个男人的,评价。
「上司?虽然你这么健康我很高兴,但是我可不记得有允许你复归」
「不行吗?」
「那么,现在允许吧」
微笑着的魅车,以及冷笑这的土师圭吾。
两人的视线重合了。
「土师圭吾。我承认你重新上任为东中央支部的支部长一职」
「非常感谢,魅车副本部长」
两名策略家,从正面交锋。
就在这时情报班的声音插了进来。
「报告!本应往“GARDEN”移送中的“郭公”失去了消息!」
微微一抽。
魅车和土师同时皱起了眉毛。
「由于集中于三个作战,报告迟了!」
「……是吗」
听到是关于“郭公”,心想这也是土师干得好事吧。
但是从他的反应来看,好像错了。他也看着魅车的反应,明白到这并非是她策划的。
土师耸了耸肩。
「看来除了我们,也有人在行动着呢」
「看来是呢」
「那么,接下来——既然演员都到齐了,那就重新开始吧」
「开始?开始什么?」
魅车虽然装作一脸疑惑,其实她是知道的。
既然这个男人——这个比叫什么叶音的更加坏心眼的骗子,像这样现身了,那么肯定会为了结束附虫者的战斗而行动起来。
可以说是跟永远爱着附虫者们的魅车,是正相反的存在。
「您自己说过的。这是——旧时代和新时代的附虫者的战斗」
土师圭吾露出一脸,轻薄的笑容。
那个男人的眼神,和语调不同——。
「我打赌,新的附虫者是不会诞生的哟」
用锐利的眼神,向魅车八重子发出了宣战通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