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十三卷 梦醒的迷宫<下>
  5. 第一章
  6. 繁体版

第一章
2017-06-24 11:55:13

		

1.00 OPS3 Part.1
杏本诗歌率领的“虫羽”,自从接下“C”歼灭作战的其中一项作战以来,已经经过了数个小时。
剩下来的时间,还有40多小时。
就连这个时限,也会因为作战2的进展情况而变得无法确定。因为他们必须在HARUKIYO唤醒“睡美人”之前,把“暴食”打败才行。
这是为了防止“C”在继“浸父”之后,又吸收掉“暴食”而产生进一步进化。
也是为了防止“不死”的附虫者复活之后,让“暴食”再一次变成不死之身。
诗歌和她的成员们所挑战的使命,可以说是最困难的作战。
「啊」
赤牧市市内,配备了最新设备的电影剧院。
正准备从这个建筑物,同时也是“虫羽”潜伏场所的地方离开的时候。
诗歌在楼梯上绊了一跤。情急之下她用手撑住墙壁才稳住了身体。
「没事吧?」
脸上戴着硕大防风眼镜的男人,从她身后问道。他是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战斗员“兜”。
作战3是由以“虫羽”为中心的附虫者来执行的。但由于和特环保持了战斗同盟的关系,“兜”作为联络人员被派遣到了诗歌她们的手下。
「是、是的」
回头望去,“兜”的防风眼镜中映衬着诗歌的脸庞。
经常有人这么说她,而令人很难联想到17岁的童颜确实是烦恼之一。虽然试过把头发留长让自己看上去能够成熟一些,但并没有太大的成效。
「等一下要进行一场很重要的作战,请你振作一点哦」
赤濑川七那调侃了一下诗歌。她是一位拿着倒“J”型手杖的,和诗歌同年代的少女。她既是这个电影剧院的所有人,同时也是“虫羽”的后援者,名为赤濑川集团的大企业的会长。
「这个作战全由你负责,所以要有一点首领的样子哦。呀哈」
首领。
这个词语,让心脏的鼓动越发激烈。
尽管七那是用开玩笑的口气说的,可这绝不是玩笑话。
因为这关系到在场所有附虫者的性命。
不对,说不定,连这个国家本身的命运也——。
「啊、嗯」
「可以打扰一下吗?飞雪」
一位少女一边走一边向着诗歌靠了过来。修长的身段和笔直的长发让人联想到日本人偶。她是名为蠋步甲的“虫羽”干部。
「我,之后想要去各地转一转」
「诶?」
「“虫羽”救助过的附虫者之中,还有不少可以成为战力的人才。我想走访各个藏身地,说服他们来协助我们。要和“暴食”战斗的话,战力再多都是不够的」
「确、确实如此」
诗歌表示了同意,不过蠋步甲却一直盯着她没有动弹。
「……?请问?」
「我能够离开吗?」
看来是在等待她的许可。
突然摆在眼前的决断,让诗歌无意识地向两旁张望。
而眼神对上的,是位于身旁的少年。
「你自己决定啊」
担任诗歌贴身护卫的少年,大锹说道。虽然因为锐利的眼神和冷淡的口气而经常遭到误解,可本人并没有恶意。作为他最大特征的头带,今天还是选了带迷彩花纹的。
「这、这样的话,那个——就拜托你了」
「明白」
蠋步甲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诗歌的身边。
这么决定应该可以吧……?
在心中,浮现了这样的疑问。
本来,诗歌并非当首领的料。但既然现在为继承死去挚友的遗志而当上了“虫羽”的首领,那么无论如何都必须作出判断。
这个判断到底是正确,还是不正确呢。
虽然常常因为笼罩在不安之中,只是照这个状况下去,一定会面临更重要的判断吧。到时候,对自己的判断所产生的不安——那是无论如何都绝不能表现出来的。
「——我们现在,是要去α那里对吧?」
为了隐藏自己的心中的不安,诗歌问道。
那是在走出电影剧院所在的大楼之后。
那里聚集了“虫羽”的附虫者们,还有“兜”等数名特环局员。他们正依次坐进七那准备的数台移动用巴士。
「不过,我……并不知道α人在哪里」
「她也没有让我知道」
对于诗歌的话,年长的“波江”附和地点了点头。
“波江”原本是所属于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高位附虫者,现在追随着诗歌进入了“虫羽”之中。强而有力的眼神和窈窕的身段,是一位能让人联想到虎豹之类大型猫科动物的女性。
「毕竟,太多人知道α的下落,那自然就有人会盯上了他。——就像上次,被那个名叫叶音大人的教团夺走的时候一样」
一辆白色豪华轿车,停在了诗歌一行人的身边。
随着七那走近车子,车门打开了。七那的秘书就坐在车内。
「只有我知道哦。α一直沉睡不醒,身体非常虚弱。所以有一个特别为他订制的治疗用设施」
七那一番话说完之后,朝旁边看去。
身着一袭异国风情的连衣裙,握着挂满吊带的手机的少女表情一下子僵硬起来。她是一名叫做露西菲拉的“虫羽”的干部。
不——是“原”干部,可能这么说比较正确。
「某位间谍小姐开出的交易条件,是带着你去见α对吧?可别到了最后还吵着说不见到醒着的人就不算数哦?」
「可、可以。就这样我没意见的——……」
露西菲拉不自在地点了点头。
「只要见到了α,我就会把“暴食”的诱饵——海老名夕交给你们!」
诗歌趁所有人都没注意,悄悄咬紧了下唇。
露西菲拉口中的那位海老名夕,是诗歌为数不多的友人之一。
“暴食”的诱饵——他们必须利用诗歌的友人,作为陷阱引出神出鬼没的“原始三只”。
虽说再也没有其他方法,但心里也不可能丝毫没有抵触。
「小夕……」
她悄悄地,喃喃自语。
比起私情,现在应该优先考虑如何让作战成功。这是身为首领的诗歌的任务,她也知道这么做才是正确的。
只是,即便如此——一旦松懈下来,感情上比较脆弱的部分随时都会冒出来。
「怎么了,诗歌?要走了哦」
车内传来七那的催促声,让诗歌忽然清醒过来。
「唔,嗯」
紧随着诗歌,“虫羽”的干部们也坐进了高级轿车里。
「还是别让特环知道α的事情吧」
修长的高级车车内,“波江”说道。
「哎,可、可是」
在大家的相继点头之中,诗歌怯生生地说道。
「我们和特环现在是互相协作的关系,隐瞒这种事……」
「你傻啊」
七那摆出一脸无语的表情。
「α可是“虫”诞生的线索哦?要是让他们知道线索握在“虫羽”手中,你以为那个魅车八重子会坐视不管吗?对“兜”那些个跟屁虫,只要说这是为了打倒“暴食”而制订的作战之一就行了」
「正是如此啊。虽说为了防止发生最坏的状况而不得已联手——」
露西菲拉刚想用平时随意的口气大抒己见,忽然就回过神来。发觉干部们看着自己的目光之后,她勉勉强强地继续说了下去。
「那、那女人,说不定会利用那个来想法子对付我们……」
「是啊……」
诗歌觉得很有道理。差点就选择错误的决定了。
“原始三只”非常恐怖,而吸收掉它们的“C”——和以前见面的时候完全不同,可以说是一个更为恐怖的存在。
可是,更厉害的是这个名为魅车八重子的女人——她是个异质的存在。
诗歌曾经,和魅车见过一面。那时,她一下子就看出这个人不是自己能够理解的人类。而且从周围的人那里,诗歌也一再听说了魅车是何等恐怖的一个女人。
常年以来互相敌对的特环和“虫羽”。
即使为了对抗共同的敌人而联手了,但彼此间要做到真正的互相理解看来还有待时日。
而需要花费时间去互相理解的原因之一——。
和“郭公”沦为缺陷者也有很大的关系。
和诗歌拥有同一个梦想,同样是一号指定的附虫者。
他的壮志未酬身先陨,让诗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到了哦」
奔驰了数十分钟之后,七那露出恶作剧般地笑容说道。
高级轿车停了下来。
「哎……」
从车上下来之后,诗歌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广阔的用地中,有几个建筑物并排耸立在那里。
其中的大部分,都有着极为奇特的造型。在拥有金字塔般三角锥形屋顶的建筑另一头,巨大浑圆的球体镇坐在那里。
场地内的草地之间有人行步道,各处都设置着装饰物品。其中不但有缠绕在一起的人偶模型,还有无序地堆积起来的方块。
虽然这个地方是第一次来,但是她大概知道映衬在视野中的这种景观该叫什么。
「美术馆……?」
诗歌的低声细语,也替在场的所有“虫羽”成员说出了他们的答案。
七那将手中手杖轻巧一转,回身望向诗歌。
「欢迎来到,赤濑川集团管理下的现代博物馆」
她优雅地向大家鞠躬示意,并露出了笑容。
「这里的话,谁都不知道α藏在这里吧?」
1.01 OPS3 Part.2
美术馆,好像正处于休馆日。
寂静的馆内冷冷清清的。本来美术馆所在的整个赤牧市都发出了避难通告。应该没有人这时候还在悠闲地鉴赏艺术品吧。
即便如此,也不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穿着制服的警卫,在各个地方进行巡逻。虽然防止盗贼趁火打劫这个理由听起来很充分,但是从制服外表上就能发现的胸口部分的隆起来看,应该是把枪械私藏在里面了吧。说明这里面存在着某种理由,让他们不惜违反法律也要设下如此森严的戒备。
「……」
一个警备员在狭窄的通道中走动着。是一位如果没穿制服就可能会被错认为摔跤手的巨汉。从他那肥厚的嘴唇中吐出来的气息,感觉就快喷到脸上的那一瞬——。
“她们”,从旁边擦身而过。
这位巨汉警备员,对她和她的同伴甚至看都不看一眼。
「……」
通道的一角设置了监视摄像头。
可是她们从它下面经过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
警报没有响起。
走了一阵子之后,出现了一个宽大的空间。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对同伴发出指示。
视野往上升了起来,她们沿着紧贴着天花板的位置继续前进。有可能设置在地板上的重力感知装置,并没有通报入侵者的存在。
「……」
简直就像电影和漫画中出现的怪盗,她这么调侃自己。
这种角色也不赖。
只是目标既不是艺术品,也不是财宝。
她审视着建筑物的构造,警备员等人员的配置之后,寻找着自己的目标物。她知道自己要找的东西需要使用大量的电力以及足够的空间。通过解读以馆内某个发电设备为起点逆向演算回来的路线,以及防御策划者的布局心理,自然而然能找到目的地的所在位置。
从外表上看,这只是一个用圆形回廊展出绘画的普通画廊而已吧。建筑物周围用成排成列的六角形小窗完全覆盖的构造,看起来也有一点像巨大的蜂巢。
可事实上这个建筑却配置在广大占地的最深处,连招呼游客的接待柜台都没有。
她们躲过警备员们的巡视,潜入了蜂巢之中。
地下一层。
亢长的回廊之中唯一一扇门的跟前,站着两名强壮的警备员。
「……」
她接近其中一名警备员,把手伸了过去。
「唔!」
「怎么了?」
看到同伴的警备员突然蹲了下去,另一个人露出讶异的表情。
她迅速闪到他的身后,又把手伸向了他。
「啊……!」
「——请把这里打开。而且如果外面跟你联络的话,跟他报告一切正常」
很难称得上优美的,她那沙哑的声音在回廊中响起。
两位警备员脸上带着扭曲的表情,用手抱着头,他们流下的汗量也非比寻常。
「唔唔唔……明白——」
「已经,没问题了……这里,一切正常……」
浮现出痛苦表情的警备员,用卡刷了一下大门的锁扣部分。
厚重的金属制的大门打开了。
于是她们立刻溜进了房间内部。
「怎么了?」
房间里穿着作业服的男子们,朝着空无一人的大门回身望去。
房间的内部,排满了显示器和仪表盘,控制面板等各种电子仪器。她知道这些机械,全是某种观测装置。
他们到底,在观测些什么呢。
这个答案,就出现在显示器之中。
乍一看,好像是一位脸上带着安稳的表情,正在沉睡中的青年。
「喂,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位于观测室中的,是三个穿作业服的男子。正在呼唤着本应出现在门口的警备员的他们,很明显是那种与体力活无缘的研究者。
「呜哇……?」
「唔唔!」
两个作业服男,表情痛苦的跪在地面上。
当她往最后一人伸出手的时候,感觉到气息的他回过头来。
「什——」
从对方的角度来讲,眼里看到的应该是一只纤细的手突然凭空出现吧。
最后的那位作业服男的背后,浮现出一具深红色的轮廓。
红色的女王蜂。
没有实体而体型娇小的女王蜂,把锐利的针尖刺入男人的后颈。
「唔……!」
随着一声苦闷的叫声,作业服男蹲了下去。
这是一种把刺中的目标心中所暗藏的感情无限增幅,以此夺取他的理性的平凡能力。但是根据不同的使用方式,这种力量也能便利地创造出暂时性的傀儡。
「请让我们通过。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什、什么问题都……没有……」
其中一个作业服男,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操作机器。
观测室里面的门打开了。
她们穿过了门——在那里,安置着一个巨大的台座。足足有高中体育馆那么大的空间里,以那个台座为中心堆满了各种机械。
巨大的生命维持装置。
台座的中央,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那是一位脸色发青的青年。头部以下因被机器所覆盖而无法看到,但是从脸型上看应该是亚洲系的男子。柔顺的发丝中带有的色素相当淡薄,嘴唇也看不出一点血色。
无色透明的青年。
这个人物会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这样的感想,甚至连他的存在本身似乎都及其稀薄。
「初次见面」
面对着自己的目标物,她和属下一行人终于露出了正面目。
首先出现的是一只形状诡异的怪物,它把像气球一样膨胀的两枚翅膀伸展开来。其中出现的,是四位少女。
「终于见面了呢,混账的起源附虫者先生」
说完这句话,她——菰之村茶深,低头看了看青年。娇小的体格和,发梢起叉的短发。无框眼镜之中的眼神及其凶恶,里面充满的欲望和眼前这位无色透明的人物呈鲜明对比,
茶深的身边,一位留着长长刘海的少女也低头看着青年。
「……这家伙,就是α……」
身披着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的白色长风衣的少女,她是“木叶”。口气和面容都有些阴沉的她,也是让一行人匿踪至此的“虫”的宿主。“木叶”的“虫”拥有根据周围环境隐藏其存在的迷彩能力,以及发现远方目标的索敌能力。
「这样就好像欺骗了诗歌一样,没有关系吗……」
比茶深的身材还要娇小的少女,带着一脸的不安轻轻说道。
少女的名字是,海老名夕。她并不是茶深和“木叶”那样的附虫者,是如假包换的普通人。是一位绑着麻花辫,戴着眼镜的,不起眼的中学生。
茶深斜眼盯着夕不放。
「“冬萤”姑且不论,那个赤濑川七那可不一定会老老实实答应这边的条件啊。情况紧急的话,她甚至可以把α当诱饵,直接把你给抢过去呢。毕竟,我们这边的战斗能力基本等于零啊」
「诗、诗歌她,会好好遵守约定的啦!」
夕作出反驳,而茶深根本不予以理会。
「也是啦,本来我们已经做好觉悟要被带到一个毫无关联的地方,然后被“虫羽”团团围住……没想到真的带我们来α的藏身处了,还真得谢谢她呢。她们一定是自信满满地认为就算把我们带到这块区域,具体的藏身地点也绝对不会暴露吧」
“虫羽”拥有“冬萤”的暴力和赤濑川七那的财力,这两种令人闻风丧胆的力量。
就是因为这样才粗心大意的忽略了茶深这样的伏兵吧。即使过去已经在叶音教团这个意想不到的势力手上吃过亏,强者的傲慢也是没法那么容易被抹去的。
「现在,露西菲拉和佐藤阳子应该在吸引“虫羽”的注意力吧。趁现在从α身上能套出多少情报算多少」
菰之村茶深,不会骄傲自大。
与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和“虫羽”,还有HARUKIYO这三大势力无法比拟,充其量只是些杂鱼——她很明白自己在附虫者的战场上只能沦为配角。
而且茶深的下仆们,也全是些没有战斗能力的人。
茶深她们很弱小。
但正是这份弱小——成为了她们的武器。
「无论特环或者“虫羽”还是HARUKIYO,现在眼里都只有“C”。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做的事情有很多……不过,除此之外我们也不能把这家伙放任不管。“虫”的秘密——为什么“虫”会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要抓住这个问题的核心……!」
总有一天,夺过主角的宝座——。
怀抱着看似不切实际的梦想的茶深,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实现它。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无论谁都可以欺骗,无论谁都可以利用。
「……可是,α不睁开眼睛的话,就什么都……」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啦。——千晴!」
茶深朝背后望去。
四位同行者之中的,最后一人。鮎川千晴站在那里。
长长的秀发和修长的身段看起来相当亮眼,是个出众的美女。这是一位只要面带笑容的站在原地,不管在街角还是舞台上,都会引人注目的靓丽少女。
不——正确来说,应该是“曾经”是一位这样的少女。
「……」
一言不发地伫立在原地的鮎川千晴,表情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生气。简直就像“虫”被杀死后的附虫者——缺陷者一样,但是她并不是附虫者。系在头颈上的项链底端,垂挂着一枚金色的戒指。
「千晴!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千晴恍恍惚惚地抬起脸。目光落在茶深的脸上——不经意地,她又把视线瞥向了别处。
「你这家伙……!」
「哇!」
茶深不由地抡起手来作势要打,夕见状急忙扑了过去。
「不、不可以使用暴力!千晴小姐也是受到了打击才这样的啦……!」
「都到了这个份上,还垂头丧气什么啊!差不多该接受了吧!」
茶深怒气毕露地骂道。
「“郭公”成了缺陷者!你可爱的弟弟在战斗中沦为了缺陷者啊!差不多该承认这个现实了吧!」
把视线瞥向一边的千晴,她的眼睛里流出了一行眼泪。
鮎川千晴,是一号指定的附虫者“郭公”的亲姐姐。
同时她也是——过去“原始三只”的其中之一,她就是“第三只”。
也就是说让“郭公”变成附虫者的人,就是千晴。
「……为什么……大助他……」
勉强能够听见的低声细语,从把头别向一旁的千晴口中冒了出来。
「为什么……不是我……」
「你这个——臭女人!」
不出一秒,茶深的怒气就到达了沸点。
最为弟弟着想的千晴,一直对把“郭公”变成附虫者一事感到自责。而他变成了缺陷者后,那种情绪更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
当千晴听到“郭公”沦为缺陷者的消息时,她并没有哭喊。
只是把自己,完全封闭在自责和自虐的世界之中。
完全,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吃任何东西。不进行任何交流。——她的这种状态,只是以自律神经在勉强保持着呼吸而已。
「你的,这个项链里有“第三只”对吧!」
茶深一把抓住垂荡在千晴胸前的项链。
「α不行的话,“第三只”……!要是把见证“虫”诞生瞬间的两者凑在一块,说不定其中一个会受到影响而苏醒过来!我就是赌上这一点,才千辛万苦找到这里来的!如果事到如今还什么都不发生的话可说不过去啊!」
千晴,连看都不看茶深一眼。
「知道“虫”诞生秘密的存在,明明眼前就有两个……!居然没有一个是清醒的,这也太扯了点吧!」
对于无精打采的千晴越看越来气的茶深,狠狠地撞了她一下。千晴踉踉跄跄地往后倒退,一屁股坐倒在地。夕连忙赶到她身边。
「请、请不要这么粗暴!」
夕挡在千晴前面。
「为什么,你一直在生气啊!这种时候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如果温柔能战胜敌人的话,要我怎么温柔都行!但我不是一号指定或者魅车那样的怪物啊!如果不用怒气让血液循环变得通畅一些,就根本没法抢在他们前头啊!就算我做的不对,可这样下去的话只会顺了魅车的意,让事情演变到无法挽回的境界啊!」
「哎?顺魅车小姐的意是指——」
正当夕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的时候。
连接监视室的门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位作业服男的身影。
「嗯?等一下,我说你。我没有命令任何人进入这——」
在出声制止的茶深面前,作业服男停了下来。
「唔唔唔唔——」
被茶深的能力夺走理性的男子,就像刚才一样饱受煎熬。他流出大量的汗水,用手抱着头,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的眼睛里渗出了泪水,而那滴泪水——。
啪得一声。
溅射出青白色的火花。
「哈?」
茶深皱起了眉头。
从男子的眼泪中,迸射出青白色的放电现象。
电火花在一瞬间汇集到半空中,化为了一只小蝴蝶。
那只蝴蝶是——。
「白凤蝶——」
茶深茫然地小声嘀咕着。
是一种小翅膀上浮现着字母“C”的蝴蝶。
「这家伙——事先都设计好了么——」
这一刻茶深终于发觉了自己判断上的错误。
「设下陷阱的并不是“虫羽”——」
不断振翅的白凤蝶,触碰到了生命维持装置。
下一个瞬间,α所在的空间,被青白色的闪光包围了。
「咕……!」
「呀!」
「唔……!」
没有战斗能力的茶深等数人,根本没有能力抵抗。在炫目的闪光之中,她们光是用手遮住脸就相当勉强了。
闪光和冲击,全发生在一瞬之间。
经过了几秒钟,茶深战战兢兢地张开眼睛。
「……?」
明明都做好了死的觉悟,自己身上却没有任何疼痛。就算用还遗留着闪光残影的眼睛进行确认,还是没有在身体上发现任何伤痕。她的下仆们也是一样的情况。
茶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朝千晴的项链望去。
「……“第三只”!」
失去人格成为超种一号的“C”,想要吸收“原始三只”的力量。
这样一来“C”的目的,应该是“第三只”才对——她是这么想的。
「……」
千晴,依旧在那里茫然地望着虚无的空间。
她头颈上的项链,和刚才相比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到、到底,是怎么——」
茶深无意识之中的喃喃自语,一下子被喧嚣的警报声掩盖掉了。
「α的生命维持装置么……!」
刚才的电击似乎影响到了生命维持装置。光看α安稳的睡容,好像并没有遭受什么太大的伤害,可是警报装置已经做出了反应。
「看上去也不像是针对α而来的呢……?而且既然能在此设下陷阱,那么她应该随时都能对α下手才对——」
“C”为什么要在这里设下陷阱,而刚才,又干了些什么——。
虽然不知道她正确的目的,但是对茶深来说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千晴……!」
警铃大作之中,茶深将千晴一把抓住。
「“第三只”究竟怎么样了!刚才,她对你做了什么?如果什么都没对你做的话,这样也太奇怪了吧!」
茶深来回使劲摇晃着神情恍惚的千晴。
「“C”的目标是“原始三只”对吧!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对你下手啊!」
「茶深……!不快点逃走的话,刚才的警报会把“虫羽”引来的……!」
虽然“木叶”想要把茶深拉开,但是她毫不理会地向千晴发出怒吼。
「千晴!回答我!」
「……好吧……」
千晴的嘴角忽然有些微微上翘。那是一种与往日印象完全不同的,轻率的笑容。
「……亚里亚不在这里哦……」
「——」
茶深的全身上下,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你把我给骗了吗?」
「茶深!动作快……!」
“木叶”用尽全身力量把茶深从千晴身边拉开。
「夕……!」
“木叶”向海老名夕大喊。
但不知为何,夕并没有动弹。她僵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
自暴自弃的千晴,和动弹不得的夕。
留下那两人,“木叶”准备用“虫”隐藏自己和茶深。
就在她使用“虫”的能力进入匿踪状态的那一刻,千晴把脸抬了起来。
「就算是茶深……也有说谎嘛……!」
茶深和千晴。
两位少女,四目相交。
「明明说过绝不会让大助死去——也不会让他变成缺陷者的说……!」
「千晴!」
少女发泄怒火似的嘶吼,和巨响的警报声。
诗歌和“虫羽”一行就在这时,冲进了混杂着这两种声音的、α的卧室。
1.02 OPS3 Part.3
首先让诗歌感到意外地是,α这个令人意外的隐藏地点。
排列着数个建筑物的,广阔的美术馆。
听七那说,这里好像全都属于赤濑川集团的所有物。其中的一部分经过改造后置入了α的生命维持装置,而这个事实只有七那知道。——这么做是为了确保安全,据说连在这里工作的所有人都不知道α是谁。
其次让诗歌吃惊的,是“使者”居然这么快就到达了这里。
“虫羽”的成员露西菲拉。而在她的背后操纵的某个人物,把这位高个女生派来了这里。
「初、初次见面,“虫羽”的各位」
一边用手卷弄着脸旁的长发,一边怯生生地做着自我介绍的少女。她似乎为了掩盖自己的好身材而有些驼背,脸上架着一副不起眼的眼睛。脚下则放着一只硕大的皮箱。
「我、我叫佐藤阳子。是露西菲拉小姐真正主人的朋友……也不是啦,那个,总之就是那个人派来的使者。啊,我不是附虫者,而是普通的人类」
这么说道的佐藤阳子,不知为何有点害羞地上下挥舞着手。
「……」
以诗歌为首,“虫羽”的众人一眼不发地,注视着使者的少女。
「其实我这人还真的是平凡到不行呢……啊,可是,我也有一个小小的类似特技的绝活哦,不过这是个秘密哦。虽说是秘密,但是说不定马上就会被“虫羽”的各位给拆穿呢。好讨厌哦。但是听说有机会进行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虽然可能确实是如此但是——」
自称佐藤阳子的使者,是紧跟在诗歌她们到达美术馆之后出现的。当诗歌她们从乘坐的车子上下来的时候,她以难以预料的时机从意想不到的藏身之处,凭空出现在她们面前。
「——您的登场,出乎意料之快嘛」
七那皱了皱眉头,随手把手杖转了一圈。
虽然诗歌和七那一行人进入到了美术馆区域内,但是甚至都还没跨出停车场。
「也就是说你尾随了我们?」
「诶?啊,唔,嗯,对啊。已经和“木叶”小姐见过了吧?她的眼睛好像很好使,所以从繁华街的电影院开始就一直跟在后面了。话说回来,“冬萤”小姐是……啊啊,是你吗?」
彬彬有礼的用词,只在刚见面的一瞬间出现过。等你发觉的时候,佐藤阳子已经用上了分外亲昵的口气。
这种亲昵到令人可疑的态度,让诗歌产生了一种既视感。这跟她过去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锁之笑容的拥有者的态度有些相似。
「唔哇,你和传言中一样,看起来好可怕呢」
「……我不是“冬萤”。“冬萤”是她」
这么说着的“波江”,带着不爽的表情指了指诗歌。
「啊,对、对不起,这样啊,您就是──“冬萤”」
佐藤阳子慌张地把身子转向诗歌。
透过她那副黑框眼镜所窥探到的眼神,让诗歌的心咯噔了一下。
与她不起眼的外表相反,诗歌似乎看见了她瞳孔中的危险闪光。
「初、初次见面」
看着很别扭地点着头的诗歌,佐藤阳子稍稍弯起了身子。
「……和预料中不一样嘛。这种模式是不是反而更危险呢?可怕,好可怕啊……」
「请、请问?」
而诗歌的问话,似乎也没有传进正在喃喃自语的佐藤阳子耳朵里。
头一个忍不住发话的,是七那。
「所以说,那位“木叶”到哪里去了?哪里都没有看到她啊」
「啊啊,去厕所了啦。—啊,对不起,算我没说。居然把女孩子家的事在这么多人面前讲出来,要帮我保守秘密哦?」
「我说你啊,要撒谎也说一个像样点的——」
「那、那个!」
七那略带怒色的话语,被诗歌的话打断了。
七那的性格很慎重,而对手恐怕也是如此吧。一开始就在这里互相试探的话,别说顺利往下谈了,甚至可能导致双方都三缄其口。
在事情变成那样之前,诗歌无论如何都要先确认一件事。
「小夕会成为“暴食”的诱饵——这件事,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啊?」
佐藤阳子有些疑惑地歪着脑袋。
「海老名夕。她以前,曾经被“暴食”盯上过——而她以自己的力量抵抗了暴食的诱惑。我还听说“冬萤”小姐还跟她一起逃离了特环呢,不是这样吗?」
「哎……」
头一回听说。
诗歌确实曾经和海老名夕一起有过好几天的逃亡经历。
但是她不知道夕曾经和“暴食”对峙过。
就算,真的发生过那种事——那一定是在和夕,以及另一位同行者白樫初季最后分开之后才发生的事情吧。
「“暴食”对于中意的梦想,非常固执。如果和曾经被她看中的梦想的持有者再一次对梦想产生憧憬的话,它一定会再次出现。——对此能做出保证的,是虽非小夕本人却在场见证那一切的我以及」
佐藤阳子,又用她那闪烁着诡异光芒的眼睛看着诗歌。
「“冬萤”小姐——两次被“暴食”盯上的你不是吗?」
「……!」
不光是诗歌,连“虫羽”的所有成员都倒吸一口冷气。
只有七那一个人,继续旋转着她的手杖。
「就算这是事实,那么那个孩子到底能不能按我们所希望的时机对梦想产生憧憬呢?既然想把交易做成,派不上用场就没意义哦」
「关于这一点,您无须担心」
佐藤阳子微微一笑。然后就一屁股坐在硕大的皮箱之上。
「因为我们已经详细地做过临床试验了」
「实验,是指……?」
诗歌皱了皱眉头。佐藤阳子只摆出一个笑盈盈的表情,好像并不打算作答。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暂且相信你的话」
表面上虽然是这么讲,但七那的态度表明她一点都没有相信对方。
「而你们的要求,只要和α见面就行了对吧?」
「嗯,我们的主人的要求好像就是如此」
「那么,希望你们那位主人也能出来现个身呢。不如现在就带我们去——」
「可是啊」
「——这种交易,真的有必要吗?」
诗歌。
以及七那,还有“虫羽”的同伴们,表情都僵硬了。
「你、说什么?」
挤出一丝僵硬笑容的七那的身后,露西菲拉冲了出来。
「等、等等,你在说些什么啊,佐藤同学!」
「可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虽然主人提出了这个交易,但是这样下去的话“虫羽”的各位也太可怜了呢」
「我们……很可怜?」
「就算能成功引出“暴食”,我只是打个比方哦?真的能赢得了吗?」
佐藤阳子的台词,让诗歌她们的表情越发严峻。
「明明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打得过,你们就真的有这次一定能赢的自信吗?不然,就算我们把小夕交出来,只不过帮着你们全灭送死,感觉实在过意不去呢」
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同情的表情的佐藤阳子。
停车场顿时鸦雀无声。
面对佐藤阳子的疑问,没有一个人能果断给出肯定的答复。
就连诗歌自己也一样。
那是个附虫者挑战过无数次,却未尝胜绩的对手。据传就连那个“郭公”都没能战胜它。
诗歌她们要打倒的,是这样一个强敌。
作为“虫羽”的首领,诗歌应该大声回答一句「能够打败她」才对,可是——。
「……我不知道」
诗歌,并没有把握。
即使“虫羽”的成员们也像特环那样不断训练,增强着战力。
不过想以此来获得胜利,应该还远远不够吧。
「所以,那个……能不能请你们协助我们呢?」
「……协助?」
佐藤阳子眯起了眼睛。
「到底该不该把小夕借出……如果真要借的话,我们又该如何应付战斗。——你口中的主人,其实早就全都计划好了吧?」
佐藤阳子陷入了沉默。
「拜托了,能把力量借给我们吗?」
「这样,是要再追加一个交易?」
佐藤阳子的话语,让诗歌一时间无法回答。
「不、不是交易……只是单纯的请求而已」
「……」
「请让我们和那个人见面。我们需要那个人的帮忙」
她目不转睛地直视着佐藤阳子,问道。
「唔…怎么办呢」
正当佐藤阳子对此报以嗤笑的时候。
美术馆的整个区域,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诗歌吓得肩膀往里一缩。
「哎?什、什么?」
「这个警报,是α的……难不成,你!」
七那好像发现了什么,她狠狠地盯着佐藤阳子。
佐藤阳子缩了缩肩膀。
「对不起哦?」
「怎、怎么回事,七那?发生什么事了?」
「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使者!只是来争取时间的!趁她拖住我们的时候——」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七那就狂奔了起来。
「等、等一下,七那!」
诗歌慌忙跟了上去。大锹等干部也紧跟其后。
在场地之中一路飞奔之后,七那冲进了一座半球形的建筑物。成片的六角形窗户包围着整个建筑外壁,这是一座像蜂巢一样的建筑物。
冲进建筑物内部,诗歌向跑在前面的七那问道。
「α、α先生在这里?」
「是啊!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让他们给知道了!」
诗歌,七那,以及“虫羽”的干部们穿过走道,沿着连接到地下的楼梯快步而下。沿途之中与不少警备员擦身而过,不过所有人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看起来没什么外伤,但状况应该绝不一般。
穿过通道尽头的大门,里面出现了一个堆满电子仪器的房间。
而继续穿过位于房间深处的大门之后——。
「……!」
那是一个宽阔的空间都被生命维持装置占满的,巨大的卧室。
在那个空间正中央沉睡的,面色青白的青年是——。
α。
那是诗歌她们拼命救出来,起始的附虫者。
「小夕!」
不过,那个房间里除了α之外还有其他人在。
第一个映入诗歌眼帘的,是很面熟的小个子少女。
海老名夕。
以及——。
「……诗歌」
带着恍惚的表情,朝这边转过来的少女。
头顶鸭舌帽的少女,比诗歌要年长一些,身材也较为修长。
「诗、歌」
不知为何,叫了第二遍。
重复着诗歌本名的少女,脸上一瞬之间——。
「哎……?」
好像浮现出了一丝憎恨的感情。
和海老名夕在一起的少女是谁。为什么知道诗歌的名字。
而让抱着这样的疑问的诗歌,陷入更加困惑的境地的,是海老名夕。
「——」
海老名夕缓缓朝诗歌转过身来。
可是朋友那张令人怀念的脸庞——却浮现着诗歌从未见过的表情。
又是,憎恨。
海老名夕那掺杂着憎恶,甚至怒火的瞳孔之中,一瞬间,显现出一个青白色的影子。
那是个蝴蝶形状,青白色的影子——。
翅膀上,浮现着英文字母的“C”。
1.03 OPS3 Part.4
这时——。
杏本诗歌,发觉了现在自己身上最必须具备的东西。
那就是觉悟和——责任。
「你们是谁啊!」
对着发出喊叫的赤濑川七那,站在α跟前的海老名夕赫然跃起。
「……!」
夕的动作,非常迅速。她压低身子,朝着诗歌她们突进而来。
「把她抓起来」
大锹挡在诗歌面前,将一只手抬了起来。
当其他的干部们也正准备保护诗歌的时候——。
「……!」
生命维持装置的一部分在闪光中发生了爆炸。
机器的碎片和火花四处飞溅,让大锹他们心生忌惮。
趁着这个间隙,夕想离弦之箭一样冲进了诗歌所在的人群中。
「小夕——」
夕并没有,对诗歌做什么。
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用充满强烈憎恨的眼神,狠狠地瞪了诗歌一眼。
「——」
因憎恶和懊悔而扭曲的脸庞。
而她的瞳孔中映出的“C”的文字,好像在哪里看过。
尽管样貌和海老名夕本人如出一辙,可在诗歌的记忆中闪现的,却是别的人物。
「——爱理?」
对于诗歌无意中冒出来的轻言细语,夕一语不发。她从“虫羽”的众人之间穿行而过,冲进了监视室。脚步声也迅速远去。
「你们在干什么啊,还不赶快追上去!」
在七那的训斥之下,好几个“虫羽”成员连忙追了出去。
剩下来的附虫者们,团团围住了站在α旁边的另一个人物——戴着鸭舌帽的少女。
「千、千晴小姐……」
露西菲拉看着少女,惊讶地说道。
“波江”小心翼翼地接近着名为千晴的少女。
「想趁我们被拖在外面的时候,跟α进行接触么。——还说什么交易,你还真有一套呢,露西菲拉」
「不,不是的!这种事,我……!」
「这事并没有让露西菲拉知道。对不起哦?」
说出这句话的,是姗姗来迟的佐藤阳子。她拖着看起来很有分量的皮箱,喘了一口气。
「啊,那孩子也和我一样。不是附虫者哦?所以,不要那么警惕嘛?」
「也就是说,这家伙是你们的老大啰?」
被大锹狠狠瞪了一眼,露西菲拉把话咽了回去。
「嗯……不是哦?」
代替说不上话来的露西菲拉,佐藤阳子答道。
「她的名字叫做鮎川千晴,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至少现在是呢」
意味深长的说法。
不过,比起这些诗歌又感觉到些许的既视感。她觉得自己和眼前的这位少女,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西远市,曾经见过她」
听大锹这么一说,诗歌想了起来。
「啊」
——谢谢。以后,再还你哦。
在一个叫西远市的地方的车站,诗歌借了一些钱给那位素不相识的少女。之后,在同一个城市里的燃烧中的大楼里,也在转瞬之间打过照面。
那就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这位名为鮎川千晴的少女。
明明只是一段刹那间的相遇,却能够清楚地想起她的长相——说明千晴给她留下的印象是多么强烈。
在检票口慌张地大喊大叫,而之后却笑着跟诗歌道谢的千晴。
她的一举一动简直就像把演出中某个镜头剪切下来一样。千晴那令人目不暇接的表情和动作,甚至是指尖和秀发的晃动,都蕴含着因引人瞩目的强大魅力。
然而,如今出现在诗歌眼前的千晴——。
「……」
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诗歌,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明明被大票的附虫者团团包围,她不仅不害怕,甚至对自己的处境似乎都毫不关心。
「要再补充一句的话——她可是“郭公”的亲姐姐哦」
「——哎?」
一击重拳,强烈地击打在诗歌的心脏上。
包括诗歌在内,“虫羽”的同伴之间发出一阵嘈杂。
“郭公”的姐姐。
也就是说,刚才千晴对诗歌投来的视线的意义是——。
「等、等等,佐藤同学!这件事是……!」
「咦,是秘密吗?对、对不起,我是不是闯祸了呀」
不断摆弄着刘海的佐藤阳子把脸遮了起来。
「就在刚才,逃走的那孩子就是海老名夕,这事是不是也该保密啊?」
“虫羽”的众人之间,又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叩”地响起了一个干巴巴的声音。
七那用手杖敲了敲佐藤阳子的大皮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不但欺骗我们擅自接近α,而且你们的交易材料还逃走了?这可不仅仅是违反约定那么简单了呢」
「啊,这个嘛。我们只不过是想节省一些多余的时间罢了。那个,怎么讲呢,我们的主人说你们应该会为了不交出α而用各种借口推脱,所以——」
「也就是说,你们本来的目的就是以海老名夕为诱饵来钓出α是吧。你们对α做了些什么?你和露西菲拉和鮎川千晴……是这么叫吧?该不会以为自己可以平安无事地回到主人身边吧?」
「请,请等一下,七那小姐。我们是真的打算把海老名夕小姐交给你们的……她本人也已经点头答应了——」
七那她们争吵的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似的。
诗歌的全部神经,都死死地集中在一位少女身上。
鮎川千晴。被诗歌变为缺陷者的附虫者,“郭公”的亲姐姐。
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千晴和——忍不住把视线移到别处的自己。
总有一种两个人被一起迅速抽离出外面的世界,并且越离越远的错觉。
「那、那个——」
诗歌沙哑的低声细语,消散在空气之中。
咦……?
明明是我,把“郭公”君变成了缺陷者——。
明明有一位附虫者在自己的手中变成缺陷者,他的人生也被我夺走了。
为什么,这么冷静——。
避开千晴视线,低头往下的视野中,映衬着自己细小的脚。不仅仅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的童颜,连细小的手脚和低矮的身高也是如此。小时候还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的外表会随着岁月增长而成熟起来,结果却让期待完全落空了。
想起来了。
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一位名叫杏本诗歌,没什么特别的优点的女孩子。
和被称为“冬萤”以及飞雪的一号指定的附虫者——没有关系。
没错,没有关系。
从自己的亲人被变为缺陷者的,姐姐的角度来看的话。
「那个——」
难以启齿的诗歌,感觉全身的血液好像在渐渐冷却。
对于这位人生被自己剥夺的人物的姐姐,她觉得似乎必须说些什么。
但是她想不出该说些什么。
对不起,应该道歉吗?——诗歌也知道,这种事不是随便道个歉就能解决的。
该向她说明把“郭公”变成缺陷者的就是自己吗?
不——这样对方可能会以为这只是单纯的报复。尽管诗歌那么做的理由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但是她到底能不能把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呢?
「……喂」
千晴,小声念叨了一句。
诗歌的肩膀猛地颤抖了一下。
除了诗歌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人听到她的声音。因七那和佐藤阳子的争论而嘈杂的空间,把所有神经都集中在千晴一言一行之中的只有诗歌一人。
「为什么……?」
千晴只是轻轻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再无下文。
但是——。
「——」
诗歌的心脏,这次像被无形的手狠狠抓了一下。
她开始冷汗直流,透不过气来。
为什么?
这个极为简洁的问题——诗歌答不上来。
不光是“郭公”。至今为止被她变成缺陷者的人,当然都有家人和朋友才对。
而亲身感受到这种露骨的憎恨——这还是出生以来第一次。
这很正常。因为在以前,大量的附虫者连恨都来不及,就已经被诗歌变为了缺陷者。
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
或者是被逼入绝境,为了保护自己才不得已而为之。
至于“郭公”,则像履行长年的约定一样,理所当然的就——。
「那个——」
诗歌从来没有通过“战斗”,把对方变成缺陷者。
所有那些她经历过的状况,都是有所理由的才对——。
可是,就算她把那个理由说出来,理由终究只是理由——。
「而且,决定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是你才对吧?」
佐藤阳子的声音,突然传到了耳边。
回过神来的诗歌一抬起头,就倒吸一口气。
佐藤阳子和七那,以及在场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诗歌身上。
「我说,“冬萤”小姐?」
「我、我……?」
「毕竟,你不是“虫羽”的首领吗?」
看了看歪着脑袋的佐藤阳子,又看了看七那,以及“虫羽”的其他同伴的脸。
所有人,都在等待诗歌的话语。
担任大企业会长的七那,还有身为强大附虫者的大锹。在特环中被分配到高位指定的战斗员“波江”。还有统辖着声势壮大的“虫羽”的干部们,都等待着诗歌的指示。
不,不是诗歌。
他们在等待被称为“冬萤”或飞雪的附虫者的指示。
「啊……」
在诗歌半天挤不出一句话的时候,露西菲拉的手机的来信铃声响了起来。
「我、我们的主人,似乎也跟丢了海老名夕小姐。居然能逃过“木叶”小姐的追踪,这绝对,太奇怪了」
说完,她又马上补充了几句。
「对海老名夕的搜索——主人好像同意帮助你们讨伐“暴食”。交换条件是不能对千晴小姐等人出手……」
「呀哈,条件真够贴心的啊。——怎么办,诗歌?」
七那随即问道,诗歌握紧了双拳。
不能表现出动摇。首领的动摇会传染给整个组织。“虫羽”曾经的首领,诗歌的挚友立花利菜,就一直都表现得那么从容不迫。
「和、和她们谈一谈……」
听到诗歌的低声回答,七那等人纷纷叹了口气。
于是所有人的视线,终于从吓了一跳的诗歌身上移开了。
「不过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啦」
七那的口气,并没有责怪诗歌的意思。其他的成员似乎也都预料到了诗歌的答案,对于千晴和佐藤阳子的敌意好像也解除了。
诗歌先是用手拍拍自己的胸口——。
「……」
然后战战兢兢地瞄了一眼千晴的表情,又是一阵紧张。
千晴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对于刚才诗歌的指示,不知道千晴是怎么想的呢?
看起来不像个坏人,会不会是这样想的呢。
还是说——“明明是你把弟弟变成了缺陷者”因此而愤怒不已呢?
在看千晴之前,她非常不安生怕自己做了错误的选择。
「从结论上来讲,我们既没有对α做什么,而海老名夕的行动也是计划外的意外情况」
露西菲拉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用单调的口气说道。她好像在念收到的邮件。
「最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事件被认为是出自于“C”的攻击」
「你说什么!」
七那脸上露出嘲笑的表情,不断旋转着手中的手杖。
「还真是不错的借口呢。想把错推在敌人身上蒙混过关吗?」
未显露真面目的对手——被称为主人的这个人物的话,可能并没有错。
诗歌在夕的瞳孔中,看到了“C”的能力的影子。而且瞪着诗歌的,那个表情——跟过去“C”本人和诗歌对峙时所看到的表情一模一样。
「那——」
但是,本来要说出这件事的嘴,无意识间又闭上了。
诗歌发现这件事情中,存在着某种矛盾。
“C”已经没有人格了。
魅车八重子确实是这么说的。
但是诗歌所看到的——却是名为爱理的少女,她本人的表情。
如果诗歌所看到的,都只是错觉——那么她把这件事说出去,说不定反而会引起混乱。
到最后,说不定会把整个作战导向失败,让事态陷入无可挽回的境地。
「…」
千晴,依然没有把目光从诗歌身上移开。
诗歌紧紧闭上双唇,把话咽了回去。
「为了打倒“暴食”,也为了知道“C”的目的,现在必须马上开始搜索海老名夕才对!」
「我已经说过不相信你们了啊!差不多该把那个在背地里捣鬼的家伙带出来了吧!」
追着海老名夕而去的“虫羽”的同伴们回来了。从表情上就可以知道他们并没有抓到她。
一直在试探阶段原地踏步的七那她们的争论,让所有人都陷入困扰。
但是打破这个僵局的,是个意外的人物。
「……怎么办呢,诗歌?」
是千晴。
对于一动不动的鸭舌帽少女的问话,所有人好像都吓了一跳。
不过,希望有人给出判断的心情好像谁都一样。所有人的视线,又集中在诗歌身上。
「——」
喘不过气来。
要如何使用48小时这个珍贵的时限。
根据她的回答,将决定这场战斗——这场甚至能左右国家命运的战斗的结果。
而这个问题,却恰恰由“郭公”的姐姐鮎川千晴提了出来。
「那、那个——」
绝对不能答错。
这个绝对必须回答出正确答案的状况,让诗歌的脑袋陷入一片空白。
「“C”是——」
在身处缺氧状态,却必须继续佯装平静的这个状况下,诗歌她——。
「爱理——是怎样的一个孩子呢……?」
视野中映照出的每一个人,都皱起了眉头。
于是她知道自己选择了错误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