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角川文库
  3. 虫之歌
  4. 第十卷 欺梦的圣者
  5. 尾声 A Tree
  6. 繁体版

尾声 A Tree
2017-06-24 11:55:13

		

圣战完结了,晚风在这片“遗弃之地”上肆虐着。
夜空中闪耀着洁白无暇的满月,清晰的照耀出这片已经完全荒芜的废墟之地,曾经的建筑物都已经崩坏,地面也都裂开、残留的火焰正在将这里剩余的草木焚烧殆尽。
「……」
叶音站立在祭坛上,望着那尖塔都已折断了的城堡的残骸。
那是叶音的谎言不断堆积而创造出的理想乡象征的“城堡”。那原本经过艳丽的涂漆、改装而成的的漂亮城堡,如今被神的火炎完全焚烬破成碎片了。
想要城堡的是,叶音。
城堡崩坏的原因也是,叶音。
仅仅经过数个月,他才终于察觉到自己走过了一段仿佛是谎言一般的道路。
「……!」
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在拖拽着的声音,叶音回头望去。
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任何人留下来才对。杏本诗歌她们将叶音的信徒们接受并带离了此处。将已经茫然若失的信徒们,和需要完善治疗的环带往这片荒地的后面。“α”的藏身之地,环也在自己丧失意识前坦白了。
HARUKIYO和歼灭班也没有和“虫羽”发生战斗就消失了踪影。他们只是为了将短时间内聚集了众多附虫者的“叶音大人”消灭掉而来的吧。在发现了他不是附虫者而是个普通的人类,甚至只是个区区的骗子而感觉连杀的价值都没有之后离开了。
因此,这片“遗弃之地”应该已经没有人还留着了。
除了拒绝了诗歌的邀请、执意留在此地的叶音除外。
就如同字面意思一样,这片地回归成了被人遗弃的土地。
「……欧NI酱!」
发出拖拽声的主人是NI。拖拽着折断了的斧子、拽着自己那受伤了的身体,那仿佛在爬行一样的那熟悉的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原来……没事啊,叶音。真的是……太好了」
「欧NI酱……!」
叶音一边被地上的瓦砾绊倒一边朝NI的身边跑去。将那因为看见叶音平安无事而露出安心表情的少年的头放到自己做成膝枕的膝盖上。
到底要爬行多长的距离才来到这里?很有男人魅力的那少年因脸上沾满污泥而变得黑乎乎的。
「……HARUKIYO那个混蛋……又放跑了我……说什么『快要死的混蛋,没有杀的价值』……完全搞不明白」
躺在自己的膝盖上,NI露出了虚弱的笑容。
「算了……反正结果一样……」
NI的身体上没有看上去像伤口样的东西。但是他手里握着的自己的“虫”的大半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用不了多久,NI就会变成缺陷者吧。
叶音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全部完结了吗……」
叶音眼里流出了泪水,使劲的点着头。
「是的,全部,都结束了」
「你的力量,是骗人的的啊」
「……是的」
NI他,早就已经察觉了事情的真相。
而且叶音自己也知道——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突然中断了一样,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只有夜风在吹,没有任何恩来打扰,两人一起度过这段平静的时间。
明明并没有在交谈,却有着和NI在进行各种各样的交谈的感觉。
在夜空中漂浮着的满月。明明是那么漂亮,却被叶音的谎言所利用真是对不起。肯定在这长久的历史当中,被那光辉所隐藏着的魔力所魅惑住的人不止叶音一个。
广阔的,但是谁都不会理睬的这片遗弃之地。明明什么也没有,但也能感觉到非常的有魅力。
那段从零开始创造出来的叶音他们的理想乡的时光,真的是非常快乐。
那座倒塌了的城堡,是叶音谎言的结晶。在还小的时候,叶音还以为自己是女孩子,憧憬成为公主而想要住在公主的城堡里。因此叶音也自然而然在追寻着城堡。
「全部,都是谎言……」
叶音的告白,不知道躺在膝盖上的少年有没有听到。
叶音重要的朋友,两眼都已经阖上了。
「但是……但是……」
用混杂着呜咽的声音,说到。
「也不全是谎言哦……这是真的哦,要相信我」
已经满溢着泪水的叶音眼里,注意到了天空中正在扩大的紫色光辉。
风在吹。
叶音以外,应该谁也不在了。NI也马上——就要不在了。
即使如此,也感觉到背后有人的气息。风在吹拂着大衣的声音和奇妙的让人犯困的舒适的感觉在抚弄着独自一个人被留下来的叶音。
「从大家那,得到了很多帮助」
叶音朝着已经沉默不语的NI继续说下去。
「——是呢。」
从背后能听到女性的声音。
但是叶音并没有回头,叶音的交谈对象,除了NI以外没有其他人。
「收到了很多大家的温柔呢」
「是的,我知道。」
「得到了很多,大家的救赎呢」
「于是你……有什么想法呢?」
「并不是谎言……是真的……叶音从心底想要拯救大家啊」
并不是谎言。
从没有混杂着任何杂念的心底深处一个感情浮现了出来。
只是、因为没有力量,所以说了谎。
即使知道办不到,但仍然无法停止这思念。
「——能不能让我听听你的梦想啊?」
仿佛受到低语着的女性诱惑一般,叶音缓缓的张开了口。
以环和NI为首,信徒们的相貌一个一个浮现在叶音的脑海中。他们的外貌现在也仍记忆犹新。叶音一个一个地,倾听过他们各自的烦恼,知道他们是抱着多么痛苦的感受走到了这里。
因此,想要
「将大家的“虫”消灭……想要拯救大家……」
视野被纯白的光芒所包围。
从自己的身体里面,从心的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拽出来一样——感觉上好像那其中的一部份被什么啃了一口一样。
「很美妙的梦」
只留下那仿佛已经满足了的女性的声音,光辉慢慢的消失了。
包围着夜空的那紫色的光芒消失的同时,背后的人的气息也跟着消失了。
于是“遗弃之地”变回了原来那荒芜的面貌——本是这么认为,但不对。
「……」
叶音茫然地注视着“那个”
从他的眼前,长出了一棵纯白色的树。那是大约有三米高的树。外形感觉像是苹果树。与苹果树不一样的是,它的枝干和叶子,存在着的全部都是纯白色的。从枝干上闪烁着纯白色光辉的粉落下来怎么看都是奇异的光景。
看着这棵不可思议的树,叶音想到。
和自己向往的东西很吻合——的样子。
没有任何理由,但是却有着这是从自己心中成型的,显现在自己面前的这种感觉。枝干的表面上微微鼓动的东西,看起来和NI带来的月桂冠很像。
纯白的苹果树的枝干伸长了出来,枝干敏捷的在地上爬行,将现在也正在消失的NI的斧子卷了起来。
然后、吞了下去。
斧子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苹果树上结出了个很大的苹果。
苹果树上唯一的苹果也是纯白色的。
仿佛颜色进行了对换一样,原本苍白的NI的脸色恢复了血气。
「啊哈……」
从叶音的双眼中,仿佛决堤了一般眼泪不停溢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音的直觉好像领悟到了。
因为眼前的这棵树不是其他人而是叶音自己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事到如今,事到如今吗?」
那真是,愚蠢透顶。
恶劣到极点的笑话。
仿佛如谎言一般、另人笑话的结局。
「谎言变成了真实……啊哈哈哈……如今,事到如今……事到如今……」
将脸埋入了恢复体温的NI的胸口,像个笨蛋一样不停的笑着。
成为了真实……事到如今。
失去了全部,独自一人被留了下来的叶音现在,到底能拯救谁?
「事到如今——」
突然,叶音的话语中断了,仿佛喉咙在颤抖一般发不出声音。
「——」
压住自己的喉咙,他领悟到。
这是将“叶音大人”变回只是名为南金山叶音的附虫者之力。
将一个人的“虫”吸收保存,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失去一部份。
这正像,他所期望的那样。
代替已经得救了的叶音,拯救其他人的力量。
「……」
连笑声都发不出来,叶音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在开始崩坏。
真的,让这一切全部结束吧。
说谎这件事,已经再也办不到了。
在这里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留下,就这样静悄悄的消失吧——
在这么想着的叶音耳边,又有了其他人的气息。心开始崩坏,表情也渐渐消失的叶音旁边,可以听见踩着小石子的靴子的声音。
「——」
一半是因为条件反射,叶音抬起了自己的头。继NI,神秘的女性以后,这次出现的,究竟是谁?
一个少年,直盯着叶音的旁边,苹果树——叶音的“虫”。并不像叶音那样仿佛孩童般的外貌,也不像NI那样精悍的男人的外貌、但也不是丑恶的外貌。能称为特征的东西都不存在、即使在街上擦肩而过也完全不会注意的很平凡普通的少年。
「……」
叶音张开了嘴。
——是谁?
想要这么询问。
并不是叶音的信徒。也不是“虫羽”的一员。也没有歼灭班那种恐怖的气氛。
少年看向了叶音。
从嘴唇的动作,他的质问已经被理解了吧。
已经、什么都办不到。
连撒谎都已经,办不到了。
既不是骗子叶音,也不是叶音大人,只是一个区区的附虫者。
看着南金山叶音的少年——
<郭公>这样回答了。



                    


.